我面前有高山大河,心头有飞鸟唱歌。

【RPS】[CMC]While You were Away | 自君别后(未授翻)

*译于2014. 11. 30


——————


有几个地方我觉得不太对,但暂时也想不出怎样改了,年底事情太多只好回头再斟酌……然后习惯性复制粘贴一下这句吧:水平不够翻不漂亮,总之希望能看出原作者和我对他们俩的爱就好


标题:While You were Away


作者:Pyrosane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78973


摘要:……这里有个点没搞懂所以先跳一下_(:з」∠)_


正文:


他们就这样都意外抵达了这个鬼地方,感谢炎炎夏日里的油箱泄露。柜台后面的男人弄脏的指甲底下沾满润滑油, 切碎的锡箔包装材料从地板一直堆到他的桌子。灰泥墙上挂着一只坏掉的钟。

 

“好久不见,”白衣人试探性的开口。他挑眉露出一个仿佛有肩膀那么宽的微笑,这太夸张了,以至于里奥差点没注意到男人俯身的动作。之后里奥发觉他们是旧相识。

 

“你过得怎样,克里斯蒂亚诺?”里奥还给他一个不由自主的笑。就和他们中的其余人一样,伟大的罗纳尔多,强锋七号,也输给了岁月。

 

“还不错,挺好的。”然而他们的舌头同样像被什么扯着,他们的交谈也依旧不如他们六十多年前一起拍摄的广告片里那样流畅自然。这更有趣了,里奥想。而有句点睛之笔大概是坤会喜欢的那种尖锐的幽默:就连机器人警察什么的都出现了,可CR7和我还是没法共饮一杯啤酒。再如何时过境迁,也总有些事始终不曾改变。皇马和巴萨仍然互看不惯,里奥略加想象,把这个身披白色的男人称作兄弟。

 

结论是他从来不会这样做。

 

“是什么风把你吹到俄亥俄这么冷清的小地方?”为了更好地看清罗纳尔多,里奥挪了一下位置。他开始为此吃惊,他们竟会在这里相遇,而不是全世界任何别处。

 

“我该问你同一个问题——总是跑来跑去让我们的防守队员吃足苦头的小跳蚤,为何选在这里停留?”

 

“我不乐意像马拉多纳那样。”这令白衣人安静下来,里奥先是觉得好笑。他心情愉快,软绵绵地抬手拍上罗纳尔多的肩头。“我之所以选择俄亥俄是因为蒂亚戈,他没有选择足球。”

 

罗纳尔多摇了摇头,啧啧埋怨里奥对孩子的教育。“像你这样的球员的儿子也该去踢球的。太可惜了,我还期望过见到蒂亚戈和迷你有一天穿着一样的球衣,一块儿出现在球场上呢。”他动动嘴唇吐露的幻想使里奥确知,光阴给另一个男人的肌肉与筋骨留下痕迹,可对他的性情就无能为力了。罗纳尔多还是过去的那个绿茵场上、闪光灯后的他。里奥直到现在还意想不到,他有多么渴望看见罗纳尔多和他身上那股不可思议的恣意。不过他毫不犹豫地问出了一个重要问题。

 

“那么他们要以哪儿为家呢,诺坎普还是伯纳乌?”

 

罗纳尔多发自内心地笑起来,却没答话。

 

一阵铃声响起,连同美利坚夏日无边无际的潮热一起穿过打开的玻璃门的是一位年轻的女性,她走过里奥内尔·梅西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身旁,并无一丝认出他们的迹象。每个人记忆里似乎都是他们过去的模样,但没人熟悉如今的他们——至少在世界的这个角落如此,在这里,他们的名字虽然没泛滥到随处可闻,却也不再只跟他们绑在一起。没有谁还会为他们在首字母前面加上“那个”,可不知怎的,只是寻常无趣的“梅西先生”倒让里奥感觉轻松多了。他搞不懂要怎么像个当地人那样讲英语,不过他还记着坤教过他的那堆没什么用的东西,譬如西班牙语里的“como estas(你好吗)”换成英语是“howare you”,而“puta madre(粗口)”用英语和西语说出口都一样糟糕。他有些年没和坤聊天了,可每当想到他最好的朋友,双眼还是会有一点儿湿。

 

“我来这儿修我的车,”罗纳尔多突兀的开口。这一次他说话时没看着里奥,可里奥确信他们之间有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这似乎是个蹩脚的玩笑:一个葡萄牙人和一个阿根廷人在一家汽车店等着……

 

“噢我们难道有谁不是为了修车吗?我是说你为什么在这儿,俄亥俄?”里奥推了罗纳尔多一下,对方耸了耸肩,仰头靠住他们屁股底下丑兮兮的绿沙发。等候室里充斥着饮水机干巴巴的嗡嗡声,以及挪腾、叠放杂志的动静。

 

“我累了,里奥。我觉得自己想要安顿下来,倒不是说现在,但也许就是不久以后的哪天吧。” 倘若这还是他们生命的另一段好时光,当他们还年轻,还很快,里奥多半就该移开目光了。然而他感觉到自己骨子里的刺痛,不由做出他从未想过可以和罗纳尔多一起的事,谁让他恰有同感呢。他索性把另一个男人从眼下懒洋洋的坐姿拖向一程疯狂的冲刺,晕头转向地奔向迟来的快乐,它仿佛是里奥这辈子想出过最美妙的点子。当他的皮肤日渐松弛,名头不再,他却又一次变回了那个小小的王者,这甚至无须触球。

 

“克里斯蒂亚诺,和我回家吧。”就在这一串字句脱口而出的刹那,里奥的眼睛亮起来。而罗纳尔多以他惯常的气度,抬起一边的眼睑,盯着里奥。

 

“那又怎样?我干嘛要这么做,跳蚤?”仍然是调笑般的口吻,显得罗纳尔多站在一位老人而非退役球员的立场并不打算阻拦里奥的坚持。

 

“把世界丢下,克里斯蒂亚诺,然后和我回家。既然你再也没有什么好证明了。”罗纳尔多把另一只眼睛也睁开,坐直身体。他找遍里奥的双眼,终于发出不拘束的笑声,听上去如同内心有个地方已经为里奥的疯话竖起白旗。也是在那一刻,里奥得知他已经说服了另一个男人。

 

商店前面有个声音叫出罗纳尔多的名字。于是他站起身,在走开前转向里奥,微微颔首。

 

“等我一下,跳蚤。等着我。”


评论(22)
热度(13)

© 汽锅菌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