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前有高山大河,心头有飞鸟唱歌。

【RPS】[CMC]See you through(未授翻)

*译于2015. 07. 03


——————


标题:See you through

作者:couldvelovedyou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6744

摘要:克里斯蒂亚诺在国家德比中受伤,无缘本赛季剩下的比赛。里奥帮他度过难关。

备注:2012/13赛季的第二场西甲国家德比,三天后是对曼联的欧冠赛事。在实际比赛前一段时间动笔(赛后很久才写完),因此伊戈尔没有受伤,比赛结果和接下来的一切纯属虚构(这也是文中写到米兰而不是拜仁的原因,一如其他诸多你将看到的内容)。

 

正文:

西甲国家德比的第七十分钟,主裁判吹响哨子。里奥看着杰拉德自己爬起来,向下伸出一只手,但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并没有抓住它。他离得太远,看不见草地上发生了什么,但好在杰拉德够高,因此里奥能看见他脸上担心的神情,他看着他的朋友朝场边挥手,医务人员带着一副担架跑来。

伯纳乌在他们周围爆发,唱响仇恨的歌曲,到处呼唤着克里斯蒂亚诺的名字,然而之后他就被换下了。比赛继续,里奥把注意力集中在足球上,不断跑动,把它射入球网。比赛以二比零结束。

===

在他们走向通道的时候,嘘声震耳欲聋。里奥看见被伊戈尔挥开的杰拉德沉下脸。他们走进更衣室,杰拉德坐下,大声叹气。“我不是存心弄伤他。”

里奥抓起一条毛巾。“我知道,”他说。杰拉德的脸色稍微好转,里奥转向淋浴。

少顷,哈维走进来,四处张望了一下。“踝骨断了,”他向远处和他周围的人说。“他需要手术。”

里奥没说什么,而是走向杰拉德,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房间重新喧闹起来的时候,他小声说,“我们可以去医院。”杰拉德两眼微红,嘴唇也有点儿哆嗦,感激地对他点点头。

===

开车去医院的一路上静悄悄的。马德里热闹极了,戴着白色围巾的人们在街头激烈讨论,指指脚踝,关心着曼联。

里奥和杰拉德、哈维一起走进等候室,哈维走在最前面。倒不是说他期待过一场派对,但里奥也没想到进去时像这样被人丢了一路白眼。这很难受,除了赛前握手,房间里他几乎谁都不认识。他四处找他的国家队队友,然而冈萨洛朝他摇头,而安赫尔只是低着头。房间另一头是伊戈尔、塞尔吉奥·拉莫斯和哈维·阿隆索,他们挤在一起专注地交谈,佩佩、法比奥·科恩斯朗、马塞洛和卡卡组成的另一伙人也是一样。

塞尔吉奥最先认出他们,他走了过来。“你们来这儿干什么?” 

“我们想帮点忙,看看他怎么样了。”

伊戈尔加入了他们。“很糟。”

杰拉德低下头,又抬头看伊戈尔。“我能进去看他吗?”

塞尔吉奥的笑容是苦涩的,伊戈尔看上去也心烦意乱。“他连我们都不想见。我们中的任何人,”他做了个小小的手势指着身后那帮葡萄牙球员说。

“我很快就好。”

“抱歉。”

“他是我的朋友,我只想和他说几句。”

“他不是你朋友,”塞尔吉奥大声说,“自从两年前我们在国王杯上击败你们,你们俩就没怎么说过话了。”

里奥大吃一惊。他看向杰拉德,对方显得难为情,挫败地举起双手走出房间。里奥和一脸严肃的哈维一起留在那里。“没必要。事实上他感觉够糟糕了。”

里奥可以从塞尔吉奥脸上的表情判断出这是不该说的话,但他说得没错。“是啊,好吧,那你认为克里斯感觉怎么样?我们三天后有场重要比赛,可他的赛季基本报销了,我们的也是。我们没空对肇事者微笑。”说完他就走开了,被试图让他冷静的卡卡拦了下来。

伊戈尔碰了碰哈维的肩膀。“多谢过来,不过或许你现在该回巴塞罗那了。这里所有人的情绪都糟透了,尤其是克里斯蒂亚诺。我不觉得有什么是你能做的事。”

里奥想,或许有些事是他能做的,或者至少是试着做。他想到了金球、金杯、金靴、射手榜、民族色彩和队长袖标,责任和期望。他站了起来。“我要进去。”

他走向那扇关着的门,没人动,直到他摸上门把手,伊戈尔拦住他。“你不该进去。”

“我是唯一一个明白的人,”里奥的双眼深深望向他,伊戈尔站回原地,又理解地点点头。

===

当里奥推开房门走进去,“出去”是克里斯蒂亚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里奥没听他的。他走到床前,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静静看着克里斯蒂亚诺。克里斯蒂亚诺扭头不看他,而是盯着自己的静脉注射器,又轻声说“出去”。

安静了五分钟,然后是十分钟。里奥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手。过了十五分钟,他打开一只抽屉,拿出遥控器。这世界上总有个地方正在踢一场他现在可以看的比赛。

克里斯蒂亚诺听到电视里传来的噪声,转过来重新面向里奥,瞪着他。里奥对他勾了勾嘴角,耸耸肩,集中注意看球。克里斯蒂亚诺泄气地咕哝了一声,最终还是沉浸其中,和他一起看球。

一小时后比赛接近尾声,里奥扫视了一眼。“你什么时候手术?”

“明天下午。”

“好的,”里奥说。“我会在早上过来。”

说完他走了出去,留下克里斯蒂亚诺满腹狐疑地睁大眼睛。

=== 

上午九点里奥走进来时,克里斯蒂亚诺惊呆了。他没想到对方当真履行了承诺。

里奥没理他,抬起手臂展示他手里的袋子。他从一只袋子里拽出羊角面包和咖啡,又从另一只拽出一大堆电影和书。

“没有报纸?”克里斯蒂亚诺挑起一边眉毛,里奥则耸了耸肩。“不觉得你会想看见那玩意儿。”然后他仔细观察起克里斯蒂亚诺的表情。“大多是关于没有你的马德里如何被干掉的,那么也许你想看看……”

“哈”就是接下来唯一的评价了,克里斯蒂亚诺塞了满嘴食物,同时里奥抓起一只咖啡杯,开始放一部电影,他们再次陷入了沉默。

=== 

大多数皇马球员在十一点前后露面。一阵迟疑的敲门声响起,里奥没问过克里斯蒂亚诺是否可以,就走过去开门,这让克里斯蒂亚诺觉得怪怪的,但他保持安静。

里奥迎面碰上了阿尔瓦罗·阿韦洛亚,对方正目瞪口呆。里奥走到一边,示意他们进去,然后离开。他关上门,把空间留给他们,身后隐约传来有人问克里斯蒂亚诺“你觉得怎么样?”的声音。

他在等候室坐了一会儿,然后哈维·阿隆索悄悄走进来,坐在他的身边。“没想到在这儿看见你,”他说,“我还以为你们都昨天就走了。”

“他们走了,我留在这儿。”

“留多久?”

“我不知道。”

“明天我们会启程去英格兰,我只想确保他在这一切安好。”

对此里奥点点头,跟着阿隆索回到房间里,在那儿他看见球员们拥抱克里斯蒂亚诺,祝他手术好运,再用警告的目光看向里奥。

“我们会在明天去机场前过来,”最后剩下的伊戈尔说。克里斯蒂亚诺咬住下唇,点了点头。

房间又安静下来,里奥回到原地坐下,若有所思。“他们真够护着你的。我还以为你们都相处的不怎么样呢。”

克里斯蒂亚诺挖苦地说,“他们只是害怕我会把你的头咬下来,那就不得不应付形象损坏啦,马德里毁灭有史以来最最不可思议的球员什么的。”

里奥翻了个白眼。“你才确信报纸在说谎,马上就认识到至少他们说的有些话千真万确。”

“什么?关于我是个混蛋?”

里奥窃笑不已。他抓起手机,开始浏览,这时克里斯蒂亚诺又突然开口。“你真的觉得我是个混蛋?”

“我不了解你,”在几下安静的心跳声后,里奥诚实地回答,克里斯蒂亚诺说了好几声“好吧”,对自己点头。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又大声说,“在欧洲杯后我们有过一小段艰难的时光。”

里奥期待地看着他。

“有阵子情况很尴尬,但我们挺过去了。”

“这就……说得通了。”

“真的?”

“是的,”里奥笑了。“我还记得世界杯。他们都兴高采烈,我真的讨厌过他们。”

克里斯蒂亚诺回想起伊戈尔举着一只奖杯的样子,他们俩都笑了。

=== 

里奥在他的房间里等着克里斯蒂亚诺做完手术。护士们送他回来,他仍在昏迷,据说会持续一小时左右,所以里奥看起了一本书,直到听见克里斯蒂亚诺发抖。里奥从他皱起脸、双眼紧闭的样子得知他在承受痛苦,于是按下呼叫护士的按钮,在有人进来后和她说了这件事。

在她离开的时候,克里斯蒂亚诺睁开眼,定睛看着里奥,满是恨意。“你在这儿干嘛?”

里奥知道那是疼痛的胡话,所以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你一定乐坏了,”克里斯蒂亚诺笑得很丑。“现在你坐拥一切,不是吗?到手了所有奖项、所有奖杯、最佳射手和金球奖,甚至连为此竞争都用不着。如此开心。”

药物开始起效,他头昏眼花,但目光从未离开里奥。身体上的疼痛不见了,可情绪上的还在,它更猛烈。里奥明白,自从到了医院,他就已经在想象赛季剩下的时间被挡在球场外,一输再输,在场边看着,无能为力,如此无能为力,在家看苏黎世的颁奖典礼,皇马赢得西甲、国王杯、欧冠,报纸遗忘了他,赞美别人,他两手空空,甚至没办法踢球——他恰恰明白。

他留在克里斯蒂亚诺身边,直到他睡着,里奥才心安理得地离开。

=== 

球队如约一早到来。何塞·穆里尼奥在克里斯蒂亚诺头顶拍了两下,和他耳语。法比奥·科恩斯朗握了一会儿他的手,他们用语速很快的葡萄牙语交流。马塞洛放下一只iPod和一副耳机,宣称“这是我听过最棒的音乐”,让克里斯蒂亚诺看在他仔细收集的份上答应给他发短信。塞尔吉奥承诺他们一回来就尽快来看他,伊戈尔也说他们会想念他。之后克里斯蒂亚诺要哈维和阿尔瓦罗记住他想让他们捎话给弗格森的英语,他说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他们都笑起来,也到了他们离开的时间。

“我们会赢的,”梅苏特·厄齐尔握紧克里斯蒂亚诺的手说,他们也做到了。踢进今晚的第一个进球后,厄齐尔朝镜头举起七根手指,接下来又是两个进球——伊瓜因(这时里奥开怀大笑)和赫迪拉——皇马进入了下一轮比赛。

赛前几个小时,克里斯蒂亚诺高度紧张,自言自语各种各样的话,从“我看不下去了”到“不敢相信我没在那儿”,再到“应该已经他妈的开始了”,他闭着眼睛,当直播开始,两队球员出现在屏幕上。然后,克里斯蒂亚诺瞪大眼睛,让里奥以为他永远不打算再眨眼了,他看着热身动作,仿佛靠它来维持生命。

欧冠主旋律开始,球员走上球场,他们都穿着白色球衣。克里斯蒂亚诺目不转睛。曼联的球衣写着“早日康复罗尼”,而皇马的写着“加油克里斯蒂亚诺”。里奥递给他一张纸巾,移开目光。主裁判示意比赛开始,他们俩都沉迷其中。以后有人问他,他和克里斯蒂亚诺有什么共同之处,里奥只会大笑,因为那是全世界最明显的事。

比赛结束后,里奥饿了。“克里斯蒂亚诺,”他说。

克里斯蒂亚诺慢慢从电视前转过来看他,就像他以前从来没见过他一样。

“我打算去找东西吃,你想来点儿什么吗?”

经过片刻沉默,克里斯蒂亚诺点了点头。里奥走到自助餐厅为他们取晚餐,他回来了,抓起叉子,之后克里斯蒂亚诺说,“克里斯。”

“嗯?”里奥茫然地抬头看他。

“克里斯,”克里斯蒂亚诺又说了一遍。“我的朋友们……叫我克里斯。”

里奥冲着他的晚饭微笑。“好的。”

他们看了赛后对球员和教练的采访,随着解说员一起分析比赛。在播放集锦时,里奥转向克里斯蒂亚诺。“你开心吗?”

克里斯蒂亚诺飞快答道,“是的,”可他神情痛苦。“我希望我能在那儿,”他低声说。

里奥接着说,“你看到安赫尔了吗?他跑上前去,却没人可传球。你本可以接到它,再踢进这个球。”

克里斯蒂亚诺猛地转过脸盯着他,在里奥的假设里搜寻任何一丝挖苦的迹象。他什么也没找到,便轻笑了一声。“是啊,我本来可以的。”

=== 

里奥带着一张轮椅进来。“我们出去吧,”他愉快地说。

克里斯蒂亚诺目不转睛地看着轮椅,就好像那是他最大的敌人。

“这只是一时的,克里斯,”里奥知道他在想什么。“就去呼吸点儿新鲜空气。”

克里斯蒂亚诺抱怨几句,但还是扔开了毯子。里奥走到他旁边,帮他下床。

“你觉得你足够强壮吗,矮子?”

里奥光是笑笑,克里斯蒂亚诺倚着他挪到椅子上。里奥推他走出房间,到了摆着几张长椅的庭院里,坐在他面前。

克里斯蒂亚诺把目光聚焦在对面两个玩球的孩子身上,他们的祖母坐在另一张轮椅上,和更多家人一起看着。

“你很快就会重返球场的,”里奥沉默了片刻,说道,“会和以前一样好。”

“你就这么肯定。”

“是的。我会来和你一起训练。”

克里斯蒂亚诺盯着他看。里奥笑着耸肩。

“你总是让我惊讶,”克里斯蒂亚诺摇头,“我实在搞不懂你。”

里奥又耸耸肩。那两个男孩带球跑过他们,在反应过来他们是谁的时候站住了,盯着他们。

“嗨,”被逗笑了的克里斯蒂亚诺说。年纪轻的男孩瞪大眼睛,而年长的那个用耳语的音量回了一句“嗨”。

克里斯蒂亚诺朝里奥挑挑眉,后者打手势让男孩们靠近些。“想让我们在你的球上签名吗?”

他们都用力点头。里奥回屋取钢笔,与此同时,年纪轻的男孩碰了碰克里斯蒂亚诺的膝盖,克里斯蒂亚诺低下头,看见他悲伤的面孔。

“会痛吗?”男孩看着他脚上的石膏问。

“只有一点儿。”

“你会好起来吧?”

里奥带着钢笔回来,就在这时克里斯蒂亚诺说,“很快,”然后对他竖起拇指。

“嘿,”说着他把一支钢笔递给年纪轻的男孩,并从年长的男孩手里接过球,“想不想在克里斯蒂亚诺的石膏上画画?”

男孩开始在石膏上作画,同时他们把足球签好名,还了回去。年纪轻的男孩画好了,把钢笔交给里奥。“谢谢你,”他小声说,里奥拍拍他的头。男孩离开时亲吻了克里斯蒂亚诺的脸颊,克里斯蒂亚诺脸上流露出自然的笑意。他们查看图画——那是一个人在踢球。“画的是我吗?”克里斯蒂亚诺又看了一眼,问道。

“我猜是,那儿看起来像个7。”

里奥走到他身后推轮椅。“趁你还没被围住,让我们把你弄回屋去。”他哈哈大笑,克里斯蒂亚诺撅起嘴。

回到房间里,医生进来做检查时,克里斯蒂亚诺回到了床上。

“照我看你今晚就可以回家,”医生说。“我们去除石膏时再见。别太用力按它。”他轻轻敲了敲克里斯蒂亚诺的腿,投来严厉的目光,对此克里斯蒂亚诺点头。

当他们再次独处,里奥开口说,“我想我留在这的时间该结束了。”

“为什么?”克里斯蒂亚诺看上去忧心忡忡,还略有些失望。

“我得回去训练。我们这周六有比赛。”

“哦对,”克里斯蒂亚诺连忙不好意思地说,“我忘了。”

里奥给经纪人发短信确认航班,然后抬起头。“冈萨洛刚发短信说他们再过几小时就会到这儿,你不会是一个人的。”

克里斯蒂亚诺似笑非笑。“我不在乎这些。”

“嘿,我们还可以聊天,对吧?记得看我们的比赛。”

“但是……”

“什么?”

“我希望你输,”他说的很快。“抱歉。”他的双眼似乎足够坦诚地看着里奥。

“这没什么,我也总是希望你输。去看比赛,然后尽管嘲笑我们。”

“这我能做到。”

里奥笑了,朝他翻了个白眼。“好吧。”

=== 

里奥返航,直接从机场去训练。他迟到了,每个人都已经热身完毕。在他走过去时,维克多吹了声口哨,“浪子回头!”

“闭嘴,”里奥揪住大卫,舒展身体。“你新的最好的朋友还好吗?”是他从比利亚那儿得到的回应,周围是一片噢噢噢的声音。

里奥瞪了他们所有人一眼。“幼稚,”他嘟囔道,无视了他们的喋喋不休(“你觉不觉得他在那儿感染了一点儿皇马主义?”、“也许罗纳尔多把他绑在椅子上不放他走”和“你还爱我们吗,里奥?!”来自看起来不安的塞斯克,几乎征服了他,直到塞斯克自己笑到打滚)。

杰拉德一直等到练习结束后才接近他,在他终于走过来的时候,里奥对他笑了一下。“他没事,”他告诉他,杰拉德长吁一口气。“手术一切顺利,他们送他回家休息了。”

“他恨我吗?”

“我没觉得他气疯了,”里奥说。

“他这么说了?”

里奥咬着嘴唇承认,“其实他什么都没说过。”杰拉德沉下脸。

那天晚些时候,他一边热晚饭,一边把电话打给克里斯蒂亚诺。“嘿,能给杰里打个电话吗,告诉他你不恨他?”显然对方照办了,因为第二天早晨杰拉德笑容满面,无忧无虑。

“谢啦,”他给克里斯蒂亚诺发短信,收到一条“:-)”的回复。

=== 

赛后他真的给克里斯蒂亚诺打了电话。

“你好最佳射手。”

“你难道不想要吗?”

克里斯蒂亚诺的笑声传进他耳朵里。“一点儿也不。”

“来吧,”里奥抗议道。“给我们点儿支持。我们踢了一场精彩的比赛。”

“嘿,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你会得到什么了。别抱怨。”

对话就这样继续下去。

=== 

他们在巴萨对米兰的比赛前聊天,可里奥心烦意乱,无论克里斯蒂亚诺如何尝试,都没办法让他别去想它。

“里奥,打起精神,”过了几分钟,没等到里奥的回应,克里斯蒂亚诺说,“要知道,你会赢下这场愚蠢的比赛。”

“这不是愚蠢的比赛。”

“是的,我知道,”克里斯蒂亚诺回嘴。“但你担心过头了。”

“你认为我们差劲。”

克里斯蒂亚诺在他耳边笑了。“不,我没有,谁和你这么说的?我认为你棒极了,你也知道自己棒极了,来吧。”他努力把他的好心情投射到里奥身上,让对方感觉好些。

“我们输了,”里奥低声说,他的声音太小了,让克里斯蒂亚诺缩了一下。“我们输了,这太糟糕……”

克里斯蒂亚诺知道他要说到失利后的更衣室和团队精神,他能想象得出来。“我知道,但你现在比那时候更好,不是吗?你能行。我知道你比那时更相信你的球队。”

“是的。”

“很好,去大展身手吧。”

然而他们没做到,他们踢成了平局,这不足以进入下回合。

=== 

克里斯蒂亚诺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吵醒。他踉跄地下床,抓起拐杖,边喊“冷静,我来了”,边慢吞吞地穿过走廊。

他打开门,发现一只满面倦容的里奥不停怒视他,直到他让开路,放他进来。他在里奥身后关上门,转过身朝他挑起一边眉毛。

里奥气冲冲地说,“要是你没拄拐,我准会揍你。”

“算我走运,”克里斯蒂亚诺不觉得这是合适的时间,提起健康的他不会这么容易被人打败。

里奥从沙发上抓起一只抱枕,丢到他头上。

“你出了什么问题?!”克里斯蒂亚诺在躲开后嚷道。他没想到的是,里奥砸到沙发上,把头埋在两腿之间。

克里斯蒂亚诺挨着他慢慢坐下,把拐杖放在地上。他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充满好奇,伸出一只手轻轻碰了碰里奥的后背。里奥一动不动,克里斯蒂亚诺开始动手上下摩挲。

他们静静坐了一会儿,然后里奥转头,看向克里斯蒂亚诺。“你说过我们会赢的,”他说,听上去半是责怪,尽管那并不是他的错。

“我很抱歉,”克里斯蒂亚诺说,他也的确如此;眼前的里奥是不快活的。那家伙看上去挫败而消沉。克里斯蒂亚诺决心让他高兴起来,“想在FIFA里打败我吗?”

里奥挤出一个笑。“好啊,”他说。他直起腰揉眼睛,两只眼睛都红了。

克里斯蒂亚诺递给他一只遥控器,里奥后背沉进沙发,腿架在他们身前的桌子上。他碰了几个按钮,克里斯蒂亚诺望向屏幕,看见里奥选了阿根廷国家队。他耸耸肩,挑中葡萄牙队。缩小版本的他们握了一下手。

克里斯蒂亚诺让他连续赢了三局,并且准备好再加上至少两局,之后再来一场真格的对战,但里奥放下了遥控器。

“怎么了?”

“你完全没尽力,”里奥笑着看他耸肩。

“这让你笑了,”克里斯蒂亚诺指出。片刻间,里奥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惊奇的表情,之后这个表情变成了感激。“是啊,”他说,“是啊。”

“想看电影吗?”克里斯蒂亚诺换了个话题,里奥点头。克里斯蒂亚诺搜寻着好看的频道,而里奥在沙发上躺倒,两只脚压住克里斯蒂亚诺的膝盖。克里斯蒂亚诺好奇里奥是怎么在他家里、他身边变得如此自在的,然后又怀疑起自己为什么一点儿都不介意。

沉迷电影一小时,里奥的手机在桌上振动,他拿起它,轻声笑着接听。克里斯蒂亚诺听见他这边的对话——“平安到达……我很好……没什么……他也很好……”——然后电话被塞到他手里。克里斯蒂亚诺把它放在耳边,朝小声说“是小烟枪”的里奥挑起一边眉毛。

然后是冈萨洛对他说话,笑着说他只是想要确保克里斯蒂亚诺还活着,没有被里奥埋在后院。“我很好,”他也回以玩笑,“他对我很温和,我只不过脑袋上挨了一枕头,”里奥在他边上嘟囔着叛徒之类的话,板起脸来,但当克里斯蒂亚诺用一根手指戳他在身侧,他突然笑了。

=== 

他终于卸掉了石膏,得到一张制定的清单,上面是他为了脚踝复健要做的事。他在巴尔德贝巴斯体育城过完了第一天,把脚踝浸在冰里,几乎哭出来。他从来没想过那会有这么难受。

到处都疼——他的两条腿,脚踝,另一只承担了太多重量的脚踝,只是为了避免重量落在受伤的那边。他的自我意识,因为无法带球完成最基本的动作,以及,尤其是他的心,因为意识到他要走多远,才能回到他常规的踢球力度。

他的队友们出来时在他背上和肩上拍了拍。他知道他们中间至少有几个人懂他的感受,他们的笑容和鼓励让他也觉得好多了。

可他还是给里奥打了一通牢骚电话抱怨。

“事情没那么糟,克里斯。”

“不,它就是有那么糟,”克里斯蒂亚诺坚持。“我什么都做不了。这太惨了。说不定我很长时间都没法重新踢球,在联赛开始时不能——”

“我知道你在夸张。”

“没错,”他承认了,但声音有气无力,显得受挫。

“医生怎么说?”里奥追问。

“赛季前,”克里斯蒂亚诺说。显而易见,他对此有多么心碎。

“那么,你要知道你为了战胜它必须做什么。”

“什么?”

“我的慈善赛。”

电话安静了片刻,然后克里斯蒂亚诺又问了一遍,“什么?”

“考虑到这是在正式邀请你为我的队伍踢球,确保你六月末准备好了上场。”

“操你,”克里斯蒂亚诺说,但之后他就大笑起来,里奥知道想着这个目标会让克里斯蒂亚诺感觉更好。毕竟他们其实是一样的。

=== 

一个周六,巴萨在卡尔德隆锁定了联赛冠军,克里斯蒂亚诺也在,他在一间球迷和媒体看不见他的观看室里。赛后他多留了一小时,等到里奥进来。里奥呼吸急促,笑着拥抱他。克里斯蒂亚诺拍拍他的头,拿他开玩笑。“恭喜夺冠,”他说,把“别习惯了这些因为明年我会追上你的”咽了回去,但不管怎样,里奥知道他就是那么想的。

问话时他眼里仍然闪烁着快乐、兴奋和一点儿香槟,“嘿,我今晚和你住,没问题吧?”

“嗯……行?”克里斯蒂亚诺困惑地回答。“你们没订酒店?”

“没,他们今晚就回去。”

“你不打算和他们一起回去?”

“不,我明天和你一起训练。”

克里斯蒂亚诺眯起眼睛,看向里奥,对此里奥耸了耸肩,像是在说“我告诉过你了”。

“我认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然后克里斯蒂亚诺说。他笑了,意思是“我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我不敢相信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还有“这真棒”。里奥明白。

=== 

皇家马德里在西贝雷斯广场和成千上万的球迷共同庆祝第十冠。此刻,克里斯蒂亚诺抓着一根拐杖站在这儿,没怎么走动,但仍觉得自己快活得要爆炸了。

他从1/8决赛后就没再踢过一场比赛,可伊戈尔还是把奖杯放进他手里,示意他举起它。人群如此响亮地高喊“克里斯蒂亚诺,克里斯蒂亚诺”,这成了唯一能听见的声音。

克里斯蒂亚诺凝视挂在奖杯耳朵——最大的两只耳朵——上面的白色彩带,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

=== 

飞往阿根廷是漫长而充满压力的,克里斯蒂亚诺全程感到不适。

里奥每隔一会儿就偷偷瞥向他。最后他轻拍克里斯蒂亚诺的手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不,你不知道,”克里斯蒂亚诺对他厉声说。“你不知道。”

里奥没有在意他的语气。“你在想你康复了多少,有没有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好准备,你在害怕它们。但克里斯蒂亚诺,你不需要想这些。你很好。”

克里斯蒂亚诺朝他眨眼。“真可怕,你看穿了我的心,”他说。里奥笑了。“抱歉朝你大喊大叫,”他补充道。

“没关系,你知道的,我能理解。”

克里斯蒂亚诺知道这点。

安全带标识亮起来,里奥微笑。“准备好来到全世界最棒的国家了吗?”克里斯蒂亚诺也笑了。“等着吃我妈妈做的菜吧,”里奥说。他们俩都往窗外看去,寻找着陆的迹象。

=== 

克里斯蒂亚诺穿着他的梅西朋友队球衣走上球场。在他靴底,草皮软绵绵的,他只是慢慢走着,忘记了他往常的跳跃(当赛季开始,他会在正式比赛里找回习惯)。人们高喊他们的名字,他笑着面对响亮的欢呼声。

里奥站在他前面进行赛前合影,克里斯蒂亚诺两臂搭在他肩上。镜头一闪之后,里奥转身微笑。“准备好了吗?”

“来给他们瞧瞧我们是怎么做的。”

他助攻了里奥一个漂亮的进球,自己也进了一个。他们跑向彼此,跳起来拥抱,然后摔倒在草皮上,放声大笑。在球场上大笑感觉好极了。

当里奥扶起他,克里斯蒂亚诺又拥抱了他一下。“谢谢,”他在他耳边说,里奥勒紧他的肩膀作为回应。

=== 

到了2013/14赛季的第一场国家德比。他们列队,开始握手,哨声响起,球在里奥脚下,他跑起来。

第七十分钟,杰拉德铲倒了克里斯蒂亚诺。比赛暂停。里奥睁大眼睛,心脏狂跳,接着朝他们跑过去。不过等他到那儿时,杰拉德已经把笑嘻嘻的克里斯蒂亚诺拉了起来。里奥的目光在他们两个之间徘徊。克里斯蒂亚诺拍拍他的头,然后把球放在地上,后退三步,深呼吸,摆出他熟悉的发任意球姿势。里奥叹了口气,走回去排人墙。克里斯蒂亚诺射门的时候,里奥跳了起来。不知怎么的,他的头碰到了球,球出界了。克里斯蒂亚诺瞪了他一眼,他笑了,吐了一下舌头,又跑开了。

比赛结束后,他们勾肩搭背,一块儿走进通道。克里斯蒂亚诺朝他微笑,然后他们分头回到各自的更衣室,动动嘴唇说,“待会儿聊。”这可真怪,里奥心想,但他很喜欢这样。


评论(11)
热度(33)

© 汽锅菌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