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前有高山大河,心头有飞鸟唱歌。

【RPS】[CMC]like sparklers on guy fawkes night(未授翻)

*译于2015. 04. 29


——————


标题:like sparklers on guy fawkes night

作者:hendosarmband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721666

 

正文:


为了情节需要,假设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没出席2007年金球奖颁奖仪式。假设他得了很严重的肺炎,不得不错过现场,从曼彻斯特的病床上向卡卡表达祝贺。为了情节需要,假设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和被誉为巨星的里奥内尔·梅西是2008年4月23日在诺坎普第一次见面……

 

没人确知个中奥秘,但当你遇见你的灵魂伴侣,你就会发光。里奥见过这种事在他面前发生。小时候他看到两个人撞向彼此——毫不夸张地说,是撞——接着他们发起光来。有一瞬间他以为她的胸前会炸开一朵烟花,它就是有那么亮。他那时才四岁,可它太美了。他梦想有一天这也发生在他身上。

这些年来,他梦见过不少次它会如何发生。有时候,那是在巴塞罗那街头。有时候也会是西班牙的别处,从敌营马德里到瓦伦西亚和毕尔巴鄂。在一辆巴士上,在一列火车上,在回阿根廷的航班上。这些梦从不相同,一次也没有,他已经做过太多个梦了,以至于它们都开始混在一起。然而他的梦中人看上去始终一成不变。

他们是一个影子。

他从没见过梦里的灵魂伴侣的面孔。他问了队友好几次,“你觉得这代表什么?”但他们一直找不到答案。他们中间没人和里奥做过一样的梦。他想,也许是他太渴望一个灵魂伴侣,所以它开始入侵他的大脑了。

“没什么,”伊涅斯塔拍着他的肩膀说过。“这种事需要时间。它们不会来得太快。”可里奥不想再等下去了。他希望事情马上发生,有时他漫步在公共场合,也会想它会不会就发生在今天。当他和巴塞罗那球迷合影的时候,他很想知道。

当他没在想着足球的时候,就真的满心都是这件事。

 

克里斯蒂亚诺对谁会是他的灵魂伴侣毫无头绪,而当他考虑起这个,他希望她能和他在足球上有共同语言。他希望她漂亮,是曼联球迷,还要有趣。有趣就很好。

他还从没真正目睹过两个灵魂伴侣发光。他看了些出于教育目的创作的动画权当消遣,也见过有人把在篝火之夜上点燃的焰火比作相聚的两个灵魂伴侣发出的光。说实话,他搞不懂这有什么吸引人的,如果事情要发生,他也只希望别是什么他讨厌的人。

于是他忍不住在每次有新球员来到曼联的时候期望它发生,这样他就不必再对工作人员和对手感觉古怪了,可愿望却一直落空。他对灵魂伴侣没什么把握,不过他很有信心那至少会是一个合他心意的家伙。就算不是的话,他其实也不怎么在意。

毕竟他没那么渴望一位灵魂伴侣,他只是有点想尽快了结这件事。

每个人都告诉他,除了等待,他什么都做不了。纳尼让他小心许愿。他尽量忽略和新认识的人说话时胸中飘荡的紧张。他的队友是对的。他不该这么急切,所以他不。

他选择了无视它。

 

2008年4月23日

“诺坎普太吵了,”纳尼抱怨道。

克里斯蒂亚诺看了镜子里的自己好几眼,整理他的球衣,让它显得合身,并尽量忽略外面的嘈杂。纳尼说的对,噪声震耳欲聋。

“只要我们赢就够了,”克里斯蒂亚诺嘟囔了一句。纳尼扑哧笑了。

“我们有什么可担心的?”他说。“再说,你也知道外面的那群是些什么人。”

克里斯蒂亚诺翻了个白眼。“只要我不用防备什么就好。”

“有费迪南德防住那些混蛋,”卡里克的俏皮话传了过来,纳尼轻声笑笑。克里斯蒂亚诺还在折腾头发。

“你干嘛这么紧张?”纳尼问。“你可是巨星。强过巴塞罗那那些人。忘掉他们吧。光荣属于曼联,就这样。”

克里斯蒂亚诺笑了。“都赖我还从来没在和这儿差不多的地方踢过球,”他说。他不明白手掌为什么满是汗意,但设法找了个他能想出的最好的理由——诺坎普特有的气氛叫他坐立不安。这也算真话,他过去从未在很像这里的什么地方踢过球。他摆出那副满不在乎的神情,一脸让人们感到傲慢的笑容。走出去,然后赢下比赛。

“说真的,克里斯,别这么紧张,”纳尼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你用不着有压力。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都知道你会做得很好。我们所有人和你一样准备去赢,别觉得你需要进球是因为每个人都指望你这么做。”

“但我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他嘀咕道,“金球奖的领跑者。”他们两个都笑了,然而这没怎么缓解克里斯蒂亚诺莫名的紧张,克里斯蒂亚诺只想知道为什么?

“今年你会进更多球,换几个金球都绰绰有余,”纳尼说。“就像你还需要它来证明你有多优秀似的。真的够了。”

其他球员正慢慢离开更衣室,只留下他们两个盯着镜子里的克里斯蒂亚诺。克里斯蒂亚诺深呼吸,然后微笑。

“我能做到,”他说。纳尼点头表示赞同。

“当然啦,”他说,“傻瓜。现在,让我们从这儿出去,然后征服他们。”

 

里奥正像一个婴儿那样被人抱着环绕更衣室,如果那不是安德烈斯和哈维,他搞不好会大声抗议,而不是就这么像只玩具似的任凭传递,只要他们保证不把他摔下去之类就行了。他能听到普约尔笑着劝那些年轻球员别紧张,这也叫他放松下来。

有关这场比赛的某些东西给了他信心。

比赛还要一会儿才开始,但他已经完全穿戴妥当。他今天一分钟也不想浪费,因为他已经准备好了走出去,走向胜利。

“你会进球吧,里奥?”安德烈斯问,他搂着里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路上和几个更年轻的球员打招呼。里奥笑了。

“我会尽全力的,”他说。“为了巴塞罗那的荣耀。”

“很好,很好,”安德烈斯说。他走个不停,几乎是在转圈,若有所思地磕磕牙。“金球奖候选人里奥·梅西。”

里奥脸红了。“不,别这么说,”他咕哝着说。“我离得奖还远着呢。”

“仅次于风头正盛的卡卡和今天我们对面的那小子,”哈维打断了他,从安德烈斯怀里接过里奥,把他扛到肩上。伴着一声惊叫,里奥的头撞在哈维背上,他猛地呼气,并用一声呻吟弱弱地抗议。

“金球奖候选人里奥内尔·梅西,”他强调道。

“你快把我脸朝下摔下去了,”里奥说。他语气生硬地发了一句牢骚。“够啦, 哈维,这太野蛮了。”

最后是卡莱斯好意插手。

“别这么举着他,你会弄伤他的,”他拍着哈维的后脑勺说。里奥使劲抬头看,面露感激,但什么都看不见,因为他的脸撞上了哈维的后背。

又有人拽了他一把,经过片刻眩晕,他重新站稳了。拯救他的那个人是卡莱斯。他感激地朝他笑笑,再次整理球衣。他已经一如既往地犯了赛前紧张,但今天更有信心。他相信自己和球队。

一如既往。

“准备好了吗,里奥?”安德烈斯问,而被问到的前锋点了点头。

他们走进通道。

 

他们鱼贯而出,像往常一样到赛场上列队等着握手。已经两次有人劝他别那么紧张,一次来自弗格森先生,还有一次是在通道里,来自纳尼。他的队友们似乎已经注意到了他的紧张,他们纷纷为他打气——尽管带着些许调侃——在经过他身边时匆匆一瞥。他承认这有效果,但背景中的吼声还是有点儿让他分心。

“诺坎普太吵了,”他对纳尼说,对方点了点头。

然后特维斯推了他一下,他们开始逐一握手。

几个西班牙球员都友好地对他微笑。他能看见金球奖颁奖仪式上的小家伙走在队尾,好像一无所觉地笑着,他好奇今年这家伙会不会击败他获奖。他几乎希望在晚会上就遇见他,但那场病全搞砸了。

他暗自笑笑,上前和他握手,接着怪事发生了。

顷刻之间,他感到胸口冒起气泡,就像一阵涟漪,他低头望进少年震惊的双眼,意识到对方吓了一跳,他看见梅西的目光锁定在他胸前,之后有什么东西炸了。

到处都是光,他记起——它看起来就像你手里的焰火,如你所知,耀眼又灼热,甚至在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之前,涌出你的躯体。队伍停住了,诺坎普陷入死寂,而他盯着一个似乎还没想通这是怎么了的惊呆的巴塞罗那球员的双眼。

光就像一团焰火,从里奥内尔·梅西胸前起舞,克里斯蒂亚诺不用低头就知道同样的事发生在他身上。它如此明亮,令他目不转睛。梅西呆若木鸡。克里斯蒂亚诺几乎忍不住笑。

他和里奥内尔·他妈的·梅西是灵魂伴侣。

接着他想起来,这恰好发生在无数镜头之前,在整个诺坎普之前,这里安静得太快了,让他几乎忘记他们身在何处。光渐渐模糊,从明亮而闪烁的杂乱无章变为温暖的光晕。梅西向着光伸出手,仿佛不明白它为什么出现在这儿。克里斯蒂亚诺差点躲开,但他强迫自己站在原地。显然梅西和他一样不知所措。

“里奥内尔·梅西,”克里斯蒂亚诺说。“我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梅西面无表情。“我知道。”

 

当里奥开始顺着队伍前进,微笑,握手,他就把灵魂伴侣这回事抛在脑后了。为什么要想它?比赛时间就要到了。现在没空想任何事,除了足球——除了巴塞罗那。因此当他碰到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他怀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发白日梦。

他胸口有个气泡,而站在他面前的这男孩,帅气的葡萄牙前锋,忽然闪闪发光——明亮得让他甚至怀疑这不是真的。

然后他记起四岁时在阿根廷的那天,他知道眼前的一切不可能有假。

他的灵魂伴侣是个男人,而且那还不是别人,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在五分钟之内,他有望在一场正式比赛里对上他。找到灵魂伴侣是他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事,可他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形。

整个球场鸦雀无声。他感觉一切都太难为情,甚至怀疑他也许要因为突如其来的难堪爆炸了。就这样,他把目光锁定在罗纳尔多胸前。那耀眼的光。

有那么一刻,他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他想要的,之后却打住了。他意识到,这就是我的另一半,他的心跳加速了。即使这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然后光黯淡下去,他拦不住自己伸出手,在光消失之前去摸它。罗纳尔多没管他。人们都在那里,当然能看见他们在全世界面前发光,里奥想笑,因为这绝对比他或许期待过的还要刺激。

罗纳尔多有点儿笨拙地拖着步子,球场充斥着吃惊的议论,两支球队里似乎再没有别人知道究竟该怎么办。

“里奥内尔·梅西,”克里斯蒂亚诺说。”我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里奥拒绝变换表情。他实在不知道如何看待这个,只有嘀咕着他唯一知道要说的话。

“我知道。”

这时卡莱斯终于鼓足勇气做点儿什么,打破此刻球场上每个人心中的尴尬不安,他伸手拍了拍罗纳尔多的肩。里奥五分钟前感觉到的全部信心都融化在了震惊里。自信过头了,他想。

“唔,”罗纳尔多说。“抱歉,我想我们引爆了一场危机。”他挂着一丝微笑注视里奥,再次伸出手。里奥奇怪地接受了,就好像他们不止是在握手,不过他庆幸罗纳尔多没有玩什么花样。他不觉得自己还应付得了更多而不至于昏过去。

“我能借用他一下吗?”卡莱斯问。里奥花了片刻反应过来这是在问他,默默点头。梅西退后几步,不太想但需要呼吸,四处找安德烈斯或者哈维。他们俩一起过来了。

“你还……你还好吗,里奥?”安德烈斯问。“你看上去……很难受。”

“这就是我以前幻想的,”里奥小声说。“除了巴塞罗那,我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

“你当然没有,”哈维说。“根本没人料到这狗屎的灵魂伴侣。会好的,里奥,这么想吧,现在有个人陪你聊足球了。”

里奥皱眉。“我甚至没发现我喜欢男人,”他小声说。

安德烈斯朝他竖起拇指。“好吧,恭喜出柜!”他开玩笑地说,而里奥试图用一次瞪视放倒他。这没奏效。哈维也开始大笑起来。

“别担心,里奥,”他说。“他是你的灵魂伴侣。你们会幸福的。”

里奥叹气。“但愿吧。”

 

被普约尔揪住的时候,克里斯蒂亚诺料到屁股要挨上一脚。相反的,他看着普约尔用他听过的最温和的语气对梅西说话,而梅西往后退了几步。伊涅斯塔和哈维跑向他,开始同他交谈,那个小个子阿根廷前锋则显得摇摇欲坠。

“你会好好照顾他的,”普约尔说。“没错吧?”

克里斯蒂亚诺点头,忍住任何自作聪明的冲动,毕竟普约尔还没踢他的屁股,他也宁愿保持这种方式。

“还有,”他接着说。“你会爱他对吗?”

克里斯蒂亚诺眨了几下眼。梅西是他的灵魂伴侣。那就是他所知的全部了。

“他是我的灵魂伴侣,”克里斯蒂亚诺小声重复自己的想法,然后他笑了。“我会爱他。”

普约尔似乎满意这个答案。“我要把你还给你的队友了,”他说。“他们看起来正打算插手。”克里斯蒂亚诺看向身后,对所有紧张与迟疑的面孔微笑,努力打消他们的疑虑。

“这场比赛得继续,”克里斯蒂亚诺大喊道。“斯科尔斯?”

斯科尔斯咧嘴一笑。“当然啦,罗尼,”他说。“光荣属于曼联。”

克里斯蒂亚诺笑着回望似乎仍有点儿吃惊的梅西。梅西也还了他一个微笑,总算看上去对事态没那么不满了,克里斯蒂亚诺最终觉得自己做好了踢这场比赛的准备。他不会让分毫灵魂伴侣的闹剧碍他踢出最佳状态,他也希望梅西能做到一样的事。他希望事后他们有时间谈谈。

两位教练,还有伊涅斯塔和卡里克正在和裁判沟通,队伍中其他人则努力挽救局面。他已经想到了回英格兰纳尼会把巴塞罗那如何带给他们经历中最离奇的握手当成笑柄。

在一切都过去之前,克里斯蒂亚诺没准会揍他几顿。

 

比赛以零比零结束,最后克里斯蒂亚诺在球场中间找到梅西,赶在勇气跑掉做不出这种事之前,亲吻他的嘴唇。梅西愣住了一会儿,克里斯蒂亚诺结束这一吻,在梅西眼里寻找除了紧张忍受之外的东西。

梅西看起来气坏了。

“我们才刚见面,”他手忙脚乱地说,“我——”

“我们是灵魂伴侣,”克里斯蒂亚诺耸耸肩说。“我本想尝尝这滋味怎么样。”

梅西沉默了,若有所思地低头看看,当他再次抬起头,似乎莫名其妙就下定了决心。

“我们是灵魂伴侣,”他微笑着说。“你说的没错。我们终究得了解彼此,对吗?”

克里斯蒂亚诺笑了。“是啊,我们会的,”他说。“那叫我克里斯蒂亚诺吧。也可以像我的白痴队友们那样,给我起几个愚蠢的昵称。”

梅西大笑。“你是说,就像罗尼?”

克里斯蒂亚诺翻了个白眼。“好吧。”

“我会叫你克里斯蒂亚诺的,”梅西说,“但你也得叫我里奥。”

克里斯蒂亚诺点头。“成交。”

他明知道或许不该这么做,因为他们才刚见面,却还是忍不住又吻了一下里奥。


评论(12)
热度(32)

© 汽锅菌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