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前有高山大河,心头有飞鸟唱歌。

Who's Afraid of Sergio Ramos?(未授翻)

*译于2015. 04. 03

*这篇给我的感觉是全员友情向——不是朋友的也渐渐变成朋友。评论里有读者说感觉看出了CM,作者倒也开心的表示“You know what that says about you? That your mind is awesome. Because I love that idea... Makes me want to do a spinoff....!”啦,总之CP自由心证。以及,虽然多少有些幼稚,但故事里的大家都蛮可爱。


——————


标题:Who's Afraid of Sergio Ramos?

作者:hpdm4ever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31860

摘要:为我自己在kinkmeme上的点梗而写。


正文:

 

说漏嘴的人是皮克。

那时他们这群人在塞尔吉奥和伊戈尔的房间庆祝西班牙的最近一次胜利——更确切地说是曾在庆祝。已经过去了几小时,庆祝最终冷清下来。数不清的空瓶子散落在酒店客房,足以证明这是一场典型的派对。大家差不多都回了自己的房间,只剩下几个人还在。

哈维和伊戈尔头碰着头,坐在角落处的两张扶手椅上。安德烈斯摊开四肢躺在床上,小声打瞌睡,而塞斯克正倚着床头发短信。杰拉德把两只脚搭在窗台上,坐在椅子上。塞尔吉奥在房间里蹦来跳去,拥抱伊戈尔,戳两下哈维,又偷走塞斯克的手机,最后在床另一边的椅子上安顿下来。当他和杰拉德回想起比赛,他们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有时候这样坐着也不错——很容易忘记他们的俱乐部都是竞争对手。

模仿他们的对手做跳水动作的塞尔吉奥向后倒去,摔下椅子,撞到床头柜上的灯。安德烈斯被他惊醒,碰掉了塞斯克手里的手机,而哈维和伊戈尔放声大笑。塞尔吉奥在地板上打滚,试图让灯和他自己各归其位,这时他听见杰拉德在一大片笑声中开口。

“你相信里奥害怕这家伙吗?”

塞尔吉奥努力站起来。他从上衣和裤子上拍掉想象中的灰尘,试图挽救一点儿体面。

而灯已经没救了。

但那句话在他脑中回响。“你刚才说什么?”他朝着坐在那儿折腾一瓶啤酒的杰拉德发问,确信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另一个人瞟了他一眼。“什么?”他挠着头问。“噢,我只是没法相信有人会害怕你。”他咧开嘴。“我是说,你看到你自己了吗?”他大笑起来,在空中挥动手臂。“当然你的确是伤害了那盏灯!”

“你说了里奥害怕我?”塞尔吉奥仍然不敢相信他所听见的东西。“里奥·梅西?害怕我?”

床上的安德烈斯坐了起来。“杰里!”他瞪大眼睛说。伊戈尔和哈维沉默下去,杰拉德的笑声也渐渐哑了。

“我大概不该这么说,”杰拉德说,他皱起眉头看向安德烈斯,接着是哈维。“他也算不上。我的意思是,”他停下来,不知道要怎么收回自己说过的话。“啊哈,操。”

塞斯克长长地叹了口气。

哈维在摇头,看起来很是失望。“我想我们该走了,”说着他站起来。“显然我们中间有些人已经喝多了。”他朝安德烈斯、塞斯克和杰拉德打了个手势,示意派对是时候结束了。

伊戈尔也站了起来,抓住哈维的胳膊,看上去和塞尔吉奥一样茫然。

杰拉德把酒放下,夹着安德烈斯,很快踉踉跄跄地往门口走去。塞斯克敷衍地挥了挥手,跟上他们。塞尔吉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溜出房间。

哈维气冲冲地和伊戈尔小声聊了几分钟。塞尔吉奥听不见他们的对话,除了哈维最后厉声说的那句。“那你们还想怎么样,伊戈尔?!”他沮丧地用手梳了梳头发。“每次塞尔吉奥靠近他,不是朝他下脚就是把他撞翻!”他摇了摇头。“你知道什么,这件事改天再谈。我要睡了。”他回头丢下一句“晚安”,就猛地冲出门。

伊戈尔目送他离开,在门砰地关上的时候缩了一下。他转向塞尔吉奥。“他说的有理。”

塞尔吉奥还是弄不明白。以前从来没人害怕过他。他是派对的灵魂、恶作剧大王、可爱的傻瓜……大家总是这么说!那才是他以之著称的。

伊戈尔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在意,”他说。他打个呵欠,伸伸懒腰,然后转身走进浴室。 “我准备睡了,”他边说边把衬衫从头上拽下来。

“好吧,”塞尔吉奥心烦意乱地说。他仰倒在床上,思绪翻腾。

他之前的确铲断过几次梅西。

可那是他作为后卫的职责——随时拦截梅西,而如果这意味着铲断他几次,那么这也就是塞尔吉奥在做的事。

好吧,的确,他没少对里奥放铲。

还有时动作粗暴。

塞尔吉奥也清楚有时候……他重伤了里奥……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这样他也从没想过真正伤害里奥。不是吗?

不。这让他受不了。想到梅西——或者随便什么人为这件事——发自内心的害怕他。

他回想每当他们身处同一场颁奖典礼或者晚宴的情景,意识到除非必要,里奥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塞尔吉奥之前以为那不过是因为他们不是朋友……而不是这件事背后还藏着更深层的原因。

他没办法就这么入睡。

他抓起钥匙和手机,打开门向走廊看去。谢天谢地那儿空着。他走了出去,深呼吸。

他得跟什么人聊聊……一个会理解的人。

他拨电话给克里斯。

“恭喜获胜,”克里斯蒂亚诺说,塞尔吉奥能听见他对着电话笑了。“不过,已经很晚了吧?还在庆祝?希望你为最后关头的扑救给了伊戈尔一个热吻!”塞尔吉奥听见背景里的叮当声和水流声,猜想克里斯正在洗碗。

“当然了,当然,”塞尔吉奥笑着说。“因为漏过那脚射门,他可真把我们又折磨疯了一回。但今晚哈维灌了他几杯。那两个人,你懂的。”他清了清嗓子。“听我说,克里斯,”说完他突然停下了。

水流声戛然而止。“什么事?”克里斯蒂亚诺急忙问道。“怎么了?一切还好?”

“对,”塞尔吉奥说。“我是说,一切都好。”他紧张地来回踱步。“我,只是……我有些事需要问你。”

“你问我什么都行,塞尔吉奥,”克里斯蒂亚诺慢吞吞地说,他显然一头雾水,仍有点儿担心。

“好的,”塞尔吉奥说。“当你踢球的时候,你——你曾经害怕过……球场上的其他球员吗?”

克里斯蒂亚诺沉默了,几乎在电话那头屏住呼吸。“我表现得像在害怕吗?”他最后问。

塞尔吉奥闭上眼睛。“你不像在害怕,可这并不代表你没有。”

克里斯蒂亚诺轻声笑笑。“你为什么要问,塞尔吉奥?”一阵脚步声,然后是门关上的声音。“你到底想问什么?”

塞尔吉奥把后背砸到墙上。“你能先回答我吗?”他吐出一口气。“我只是……我想要知道。”

“那么……说实话……是的,”克里斯蒂亚诺说。他的声音变小了。“我尽量不表现出来。我当然会尽量不表现出来。”他清清嗓子。“但有些球员就在那儿找机会伤害我。他们想要把我弄下场——让我受伤……那些人绝对不是在踢球。”他用力吞咽。“他们故意这么干。他们的目标是我的脚踝,我的膝盖……永远。每一次。”

塞尔吉奥说不出话来。他靠着墙,滑坐到地上。

克里斯蒂亚诺轻声说,“没错……我的的确确怕某些球员。我痛恨他们。”

塞尔吉奥把头埋进手里。“谢谢你告诉我,”他小声说。“我想说我知道有些家伙的目标是你……但没想到你真的害怕他们。”他盯住地面,恨不得它能把他吞下去。“我过去真没想到有那么严重。你……你离开球场还会怕他们吗?”

“你能——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问吗?”克里斯最终问。

“那些人,”塞尔吉奥说,“你害怕的那些人……我发现对梅西来说,我是那些人之一。”他抓狂地咬住嘴唇。

克里斯蒂亚诺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你为什么这样想?”他问道。

塞尔吉奥伸出一根手指在地毯上打旋儿。“皮克说漏嘴了,”他沮丧地说。“之后哈维大发脾气,说我老是把里奥搞下场还想怎么样。”他叹了口气。“就连伊戈尔都说他们占理。”

克里斯蒂亚诺平静下来。“而你在烦恼这个?

“是啊!”塞尔吉奥大叫。他咳了几下,环顾四周然后压低声音。“是的,我很难受。我不是那样的,”他说。“我和那些设法伤害你的球员不一样……我是粗暴,可我是冲着球去的。对,也有时候我必须把球员当成目标。我也这样做了。但那是……我没有存心去伤害谁。我不会——我对任何人都做不出那种事。”

“我知道你不会,”克里斯蒂亚诺说。“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但你说了有些球员是那样。我不想被看成他们之中的一个。”塞尔吉奥的声音发哑。“你真的觉得里奥是真的害怕我?你觉得他恨我吗?”

克里斯用葡萄牙语嘟囔了几句。“塞尔吉奥,”他说,“你是个了不起的运动员,世界上最好的后卫之一。可我不想对你说谎。有时候你攻击他太狠了……真相是,你和我提到的那些球员不一样,而事实上你甚至为此困扰也证明你不是,但是……我能理解里奥或许觉得你是。”

“那么,你的意思是?”塞尔吉奥问道。他拽出一根松散的线头,把它绕在指间。

克里斯蒂亚诺叹气。“我是说有很多人试图对付他。”他有些发怒。“你我都知道他太出色了,”他不情愿地说。“他们限制不住他,于是就踢倒他。他需要小心翼翼、提心吊胆……他和我面临着同一类球员,那些阻截里的任何一次都可能结束他的职业生涯。但他不该害怕你,如果你真的相信他怕你——如果你确信他把你当成那种肮脏的球员——那么也许你该找他谈谈。”

塞尔吉奥哼了一声。“是啊,”他说。“我就这么出现在他家门口,然后说‘嘿里奥!还好吗?’”他摇摇头。“我甚至连大门都别想进去。”

克里斯蒂亚诺发出不满的声音。“塞尔吉奥,”他说,“你有一半队友为巴塞罗那踢球。随便拖上谁去找他谈谈,否则这件事会一直困扰你的。”他笑了。“我向你保证里奥不会咬人。可能发生的最糟的事也就是他把门摔到你脸上而已,不过正是因为这个,你得带个人和你一起去。”

塞尔吉奥笑了。“就皮克吧,”他说。“我无比确定他早晨会很内疚的。我可以让这派上用场。”

“为你高兴,”克里斯蒂亚诺说。“我们没问题了?”

“当然,”塞尔吉奥说,突然感觉好多了。他顿了一下。“谢谢,克里斯。”

“没什么,”克里斯蒂亚诺说。“你随时可以找我聊。”

“我知道,”塞尔吉奥说。“我很感激。我会告诉你有什么进展的。”他看了看表。“见鬼,已经这么晚了?明天回程的航班很早,我得上床睡觉了。”

“那么晚安,”克里斯蒂亚诺说。“再见。”

“晚安,”塞尔吉奥回了一句,之后挂断电话。

他又在地板上静坐了一会儿,之后终于站起来。回房间时迎接他的是伊戈尔的鼾声。他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再小心地爬上床。

他盯着天花板,眼皮越来越沉。“我猜我得去一趟巴塞罗那。”

 

--------------------------

 

“听着,”杰拉德用力抓着他说。“在我们下车前,我要先让你放宽心来这儿——无论如何里奥从头到尾都会是礼貌的。他就是这样,无论有多不高兴看见你,他都不会大惊小怪。”他深吸一口气,松开塞尔吉奥。“还有就是他很诚实。”他紧紧盯着塞尔吉奥。“有时候他对不合适的人说得太多了。别利用这点,好吗?”

“我怎么会利用它?”塞尔吉奥问。“我保证拿出我最好的表现。”

杰拉德嗤之以鼻。“你最好的表现?”他下了车,开始往前走。塞尔吉奥快步跟上他,被一块松动的石头绊了一下,差点摔在梅西精心打理的草坪上,但他在最后一刻站住了。

杰拉德无视了他。“只要别回马德里聊起里奥私下告诉你的事,好吗?这就够了,”杰拉德说。“我不想听到有人把这当作笑柄。”

“我不会,”塞尔吉奥恼火地说。“我只是想解决问题,”他皱着眉说。“我没打算拿这回事说闲话。你也觉得我是个混蛋?”

杰拉德停下,转过身。“我知道你不是。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说着他给了塞尔吉奥一个拥抱。

“对不起。我为最开始说过的话感到抱歉。我管不了这事……不过也许你能解决它。”他拍了拍塞尔吉奥的肩膀。“好了,我们着手做吧。”

他们两个在前门处站住,塞尔吉奥走到边上按门铃。他们没等多久,门就开了。梅西站在那儿,衣着随意,身穿一件白T恤和灰色的阿迪长裤。

塞尔吉奥看着里奥和皮克打招呼,小个子男人脸上冒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就在他搂住杰拉德,紧紧拥抱对方的时候。“杰里!你来这儿干嘛?恭喜获胜!”一个胖乎乎的小孩子抱着里奥的腿,惊讶地抬头看。“蒂亚戈,瞧瞧是谁来拜访我们了!”说着里奥松开杰拉德,把手放在小男孩头上。

杰拉德低下头朝蒂亚戈微笑,趁那孩子从里奥身后走出来瞪着他时捏捏他的脸。他又重新转向里奥。“听我说里奥,我其实带了个人一起过来。”他指向站在旁边的塞尔吉奥。“你肯定认识塞尔吉奥吧?”

塞尔吉奥往前迈了一步。“嘿里奥,”他摆摆手打了个招呼。看着里奥的反应,他又放下手。

里奥的表情僵住了。“我看到你车里还有个人了,”他说。他的笑容渐渐消失,变成了一个客套的笑——塞尔吉奥在采访中熟悉的、显然只是用来展示的那种笑。但塞尔吉奥保持微笑,因为里奥绝不是在害怕他。里奥不过是不喜欢他罢了,塞尔吉奥能搞定这个。

然而随后出现的是里奥的不快最确凿的标志……它也当真戳痛了塞尔吉奥的内心。

里奥居然把蒂亚戈拖回身后,从塞尔吉奥的视野里隔开了孩子。他抓着他站在那儿,紧张地注视塞尔吉奥,而小男孩在嘀嘀咕咕。“是的,我当然认识塞尔吉奥,”他礼貌地点着头说,虽然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塞尔吉奥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绝不可能伤害一个孩子,可事实上里奥在球场下也深感威胁,认为他只会破坏。他满脸崩溃的看向杰拉德。

杰拉德拍拍里奥的肩膀。“我想我们也许可以吃顿午饭,”他说,重新夺回里奥的注意。塞尔吉奥看着里奥回头看他的朋友。他们两个进行了一场无声的对话,期间里奥扬起眉毛,杰拉德则睁大眼睛,摆出一副恳求的表情。

里奥看上去被搞糊涂了,他警惕地看了看塞尔吉奥。“好吧,”最后他拉着蒂亚戈的手说,小男孩在他身后扭动,试图踩上里奥的运动鞋。

“爸比,”蒂亚戈用空着的那只手拽着里奥的衬衫埋怨道。那孩子把脸皱成一团,嘴唇动来动去。里奥俯身,把小男孩拉到他背上,真正的笑容再次绽放。他紧紧地抱住他,亲吻他的脸颊。

“啊哈,”杰拉德笑着说。“他们总能达到目的,不是吗?”他伸手摩挲蒂亚戈的头发。“米兰也是这样,”他对他们透露,又转向塞尔吉奥眨了眨眼。“你的孩子大概还不会说几句话,嗯?”

里奥转向塞尔吉奥,笑意再次沉下去,但他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兴趣。“你有孩子了?”他边揉蒂亚戈的后背边问。“我还不知道。恭喜。”他的声音温和了一点。“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塞尔吉奥说,声音里无法克制地流露出骄傲。“出生在五月。”里奥对此一无所知也不难理解。他们不是朋友,而且他们所有人那时都在忙于为世界杯做准备。塞尔吉奥掏出手机,经过片刻迟疑,他走近了些给里奥看他的桌面背景。

里奥没有挪开,似乎也没有更紧地抓住蒂亚戈,于是塞尔吉奥把这当作一次小小的胜利。“他很漂亮,”里奥在看到照片时说,真正的微笑重新出现在他脸上。

蒂亚戈感兴趣的伸长脖子,塞尔吉奥不确定这是对手机还是他儿子的照片,但他又缩短了和里奥之间的距离,向蒂亚戈展示。男孩伸手去抓手机,塞尔吉奥本来要把它给他,然而里奥立刻捉住了蒂亚戈的手。“别,别,小家伙,”他小声说。“我们只用眼睛看,嗯?”他亲吻儿子的手掌,在注意到塞尔吉奥已经离他有多近的时候愣住了。

赶在里奥说或者做出什么事之前,杰拉德用手臂搂住塞尔吉奥。“那么去吃饭吧?”他问,轻轻点了点蒂亚戈然后是里奥的鼻子,逗孩子开心。蒂亚戈咯咯地笑了,里奥则向杰拉德做了个鬼脸。

里奥看起来有片刻不太确定,转移了一点儿蒂亚戈的重量。“要是你不介意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在这儿吃?”在目光飘向塞尔吉奥之前,他带着质疑看着杰拉德。“蒂亚戈得去午睡了,”他说着颠了两下孩子。“不过食物管够,我们还可以在游泳池边上吃。”

“听起来不错,”杰拉德说。塞尔吉奥点头表示赞同,之后两个人跟里奥进屋。蒂亚戈从里奥肩头观察他们,用拳头揉揉眼睛,又急忙把头低下去,藏在里奥的脖子后面。

里奥领着他们去厨房的时候,塞尔吉奥落在了另外两个人后面。他仍然没有头绪,接下来要怎么做,或者说他要怎么切入主题。在左思右想中,他不小心撞上了走廊里的摇摆木马。他懊悔地揉膝盖,希望没人听见。当他终于走进厨房,低语声在他刚进去就戛然而止了。里奥正皱眉瞪着杰拉德,但他摇了摇头,开始从冰箱里拿出一大堆碗。

杰拉德抓了抓胡子,安慰地朝塞尔吉奥笑笑。“我想来点儿正宗的西班牙菜,”高个子男人对里奥说。“可别是你上次给我吃的垃圾。”

里奥没理他,而是托着蒂亚戈的屁股又把他举高了一点儿。“那我看你就不该继续来这儿,”他边弯腰从矮柜里抽出一只托盘边说。

杰拉德有点儿卡壳。“这里的服务太糟了,”他对塞尔吉奥说。他又回过头,朝蒂亚戈做起鬼脸,同时朝着男孩的方向张开手臂。

里奥把他逮了个正着。“杰里!”他大声说。“别惹恼他了。”而蒂亚戈表现出了不快,他不再把手伸向杰拉德,而是泪汪汪的抓住了里奥的衬衫。等到托盘上一切就绪,他对杰拉德做了个手势。“干点儿有用的,把它拿出去。我马上回来。”

等到里奥也许是为了放下蒂亚戈小睡一会儿消失在走廊里,轮到了塞尔吉奥和杰拉德低声交谈。“这是个错误,”他摇着头说。“我们本不该来的。我想岔了,我解决不了这个。”

皮克无视了他,开始收拾食物。“他让你进门了,”他说。“这就成功了一半。”他开始朝后门走过去。“来吧。”

塞尔吉奥拖着脚跟上他。听见里奥的脚步声时,他走快了一点,当里奥出现在门口,他也走到了杰拉德旁边。他们三个在一张野餐桌前坐下,杰拉德和里奥坐在一边,桌子另一边是塞尔吉奥。塞尔吉奥尽力不为里奥避免坐在他旁边的明显意图感觉受挫。

他们似乎吃得很快,毕竟经过飞行和去里奥家的车程,塞尔吉奥和杰拉德都饿坏了。尽管如此,的确花了些时间消灭里奥为他们提供的饭菜。里奥则细嚼慢咽,多半因为他的嘴是满的就不必加入对话了。杰拉德看起来并不在意,不停讲起西班牙队、夏奇拉或者是他打算怎么度假,让塞尔吉奥想知道平时里奥会说多少话。

塞尔吉奥努力吸引里奥,问起他的休息、阿根廷、他现在吃的食物。他尝试聊到音乐和电视节目,还有时尚……着实关于他能想到的一切。

里奥多数时候用单音节回答。他仍然对塞尔吉奥为什么来这儿一无所知,频频望向杰拉德,就好像另一个人会突然告诉他。

他们刚吃光桌子上的东西,杰拉德就提议他们到泳池泡脚。“今天外面太暖和了,”他擦着额前的汗说。“难以置信我们这么晚还遭遇热浪袭击。”他和塞尔吉奥都穿着短裤,却还是感觉到热。里奥看起来很平静,尽管他还穿着长裤。“夏和我在考虑修一个游泳池,你也知道的,”在他们站起来走到几英尺外的水边时,他告诉另两人。

“也许等米兰长大一点儿再说,”里奥慢吞吞地走到塞尔吉奥和杰拉德身后,建议道。

塞尔吉奥坐下,踢掉拖鞋之后把脚伸到水里。其中一只拖鞋掉进了泳池,但他在它漂走前就飞快地把它捞了出来。他的双脚在水里踢来踢去。杰拉德说对了,这感觉棒极了。

杰拉德突然说,“啊抱歉两位。”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刚想起来我本该一到这儿就给夏打电话的。她会担心我。”他指向屋子。“你不介意,对吧?”问话间他已经朝着他们来时的方向走了过去。

塞尔吉奥意识到他被留下和里奥独处,慌了一下。但里奥只是朝杰拉德的背影点点头,然后就转向塞尔吉奥。小个子男人身体晃了晃,又耸耸肩。

里奥轻轻踢掉鞋子,塞尔吉奥吃惊地看见两只脚上都有脚趾缠着绷带。准确的说,是三个左脚趾和两个右脚趾。左边的脚踝也缠着绷带,白色的医用胶带几乎和里奥的皮肤是一种颜色。

然后里奥弯腰把长裤卷到膝盖。塞尔吉奥不禁倒抽了一口气。里奥的腿看起来就像是被画得青一块紫一块。深色斑点布满了他的小腿。随着擦伤的皮肤开始缓慢愈合,到处都是的紫色印子渐渐褪成青色。不过较深的颜色远比那些浅色常见。它们中有些是明显的鞋钉痕迹——带着结痂的划痕。

“怎么回事?”塞尔吉奥问,好奇巴塞罗那这星期早些时候的训练有多艰苦。他们一定是使出全力做了对抗练习。塞尔吉奥自己的腿在上一场比赛后也有一两处淤青,但和里奥的腿完全是两样。

里奥对他眨了眨眼。他坐下把腿垂到水里,要么是忘了自己缠着绷带,要么就是根本不在意必须重新包扎一次。“你的意思是?”他没懂塞尔吉奥的问题,反问道。

塞尔吉奥指向了里奥吊在游泳池里的腿。“你的腿!它们看上去糟透了。发生了什么事?”

里奥茫然地往水里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目光回到塞尔吉奥身上。“我想这主要来自周日。”他努了努嘴。“你知道的,马竞,”他靠在手上说。“还有些是旧伤。”他闭上眼睛,朝着太阳仰起脸。

塞尔吉奥猛地吸气。“那是——你的腿在每场比赛后看上去都像这样吗?”塞尔吉奥问。他对和克里斯的对话记忆犹新。

虽然他从没见过克里斯的腿这样。

“不是每场比赛,”里奥面无表情地说。他回头看看,显然是想知道皮克去哪儿了。后卫没有出现,里奥失望地喷了口气。

塞尔吉奥深呼吸。“那在你踢完对皇马的比赛之后呢?对我?”他问。“它们看起来也是这样吗?”

里奥没有马上回答。他低头凝视水面,双脚小幅摆动,看着水面荡起涟漪。他的手在游泳池台上挪来挪去,手指发颤。“有时候,”他最后说,注意仍然集中在水面上。就在沉默蔓延在他们中间时,他叹了口气。“多数时候,”他又说,纠正了自己。

塞尔吉奥皱眉。他记起了他和杰拉德之间关于里奥的诚实的对话,怀疑里奥会对他坦白多少。“里奥,你害怕我吗?”他最后直截了当地问。

里奥依旧看着水面。他水下的脚不动了。“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他迟钝地问。

“皮克提到了一点儿,”塞尔吉奥说。

里奥翻了个白眼。“杰里,”他失望地摇着头说,手指在池台上乱画。

他还是没回答塞尔吉奥。

塞尔吉奥又补了一句。“哈维说了他是对的。”他挠挠头,纳闷是否应该告诉里奥他的电话交谈。他断定这不会伤人。“然后我跟克里斯说了。”

里奥震惊地看着他。“克里斯蒂亚诺?他知道什么?”他又开始在水里踢腿了。

塞尔吉奥清了清嗓子。“我给他打了电话——问他是否曾经害怕过别的球员。”

里奥的黑眼睛眯起来。“那他说了什么?”

“他说是的,”塞尔吉奥说,他把手浸在泳池里,手指晃来晃去。

里奥转过身对着水面,慢慢呼气。如果他为提起克里斯蒂亚诺而生气,他的不满也已经消退了。“他应该是,”他说。

“他是,”塞尔吉奥再次确认。“他说——他说有时候一些球员故意设法伤害他。”塞尔吉奥的声音发颤,他控制不住地脱口说出了整件事。“而我想说,我了解到了那些,但我不希望你觉得我是那样的。我是个好人。我发誓我是个好人。”他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我的意思不是……或者说暴力……但你真的那样想?认为我就是那样?我不想你恨我。”他在说胡话。他知道自己在说胡话,但他停不下来。

里奥目不转睛地观察塞尔吉奥,像要找出什么。他叹了口气,把腿抬出泳池,转身面向另一个人。他双臂交叉放在膝盖上,然后把下巴撑在上面。水慢慢从他腿上滴下来,在他的脚边积成小水洼。

塞尔吉奥忍不住盯着他的腿看。在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腿上,淤青和苍白的皮肤形成了强烈对比。

塞尔吉奥怀疑疼痛是否值得。

里奥对他笑笑。还是那个客套的假笑。他在明亮的阳光下稍微眯起眼睛。

“要是我说了‘是的,我害怕你’呢?那又怎么样?”他从塞尔吉奥身上移开目光,几乎若无其事的,往下伸手去摸一个缠着绷带的脚趾。

就好像他从没在乎过。

就好像害怕谁在他的职业上无比寻常。

就好像没什么会改变。

塞尔吉奥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从未真正预料到里奥会承认这个,更别提计划好要怎么回答了。塞尔吉奥紧张地用一只手挠头发,然后又支支吾吾地重复了刚才的动作。

里奥没有催他回答。他动手撕去自己正摆弄着的脚趾上的绷带。除去绷带的脚趾显示出了青肿与变形。

也许伤到了骨头。

塞尔吉奥不再惊讶了。

他感同身受地蜷起脚趾。“我,”他最后说,“会尽量改变你对我的看法。”他从水里抽出自己的腿,搁在里奥的镜面位置上。这不过是让他的腿和里奥的之间差别更加明显了。

里奥开始撕他另一个脚趾上的绷带。他慢慢解开绷带,露出更多青紫。在抬头看塞尔吉奥之前,他轻轻摸了摸脚趾。他的头偏向一边。“而那就是你来这儿的原因?”他问。比起一个问题,它更像是一句陈述。

“是的,”塞尔吉奥和他对视着说。他焦躁地用手指叩击池台。“我想要让你喜欢我……我让伊戈尔喜欢上我了,你知道的。他几乎讨厌所有人。”他摆弄着一只拖鞋,再次不小心让它掉到了水里。他把它拿出来,又仔细地挨着另一只放好,之后双手刻意按在膝盖上,以避免更多事故。

里奥的嘴唇翘起了一点儿。“你当然可以试试,”他说。他揉皱了手里的绷带。他的眼神仍有些警惕,他正要再说些什么,这时皮克跳出来闯进了后院。

“瞧瞧谁睡醒啦!”杰拉德大声说,蒂亚戈从他身后冒出来。小男孩拖着一条毯子,在揉眼睛。

“杰里,”里奥严厉地说。“是你把他弄醒的还是他自己醒了?”他叹了口气,已经猜到了答案。“他今晚不可能睡着了。我肯定会告诉安东这是谁的错。”

杰拉德耸耸肩,笑嘻嘻的坐在里奥旁边的池台上,动手脱鞋。“拜托,里奥。他很好。”

就像是为了彻底证明杰拉德是错的,不久前刚被叫醒尚有些笨手笨脚的蒂亚戈选择在这一刻被他的毛毯绊倒,双手和膝盖着地,可怜巴巴地呜咽起来。

里奥丢下手里的绷带,迅速爬起来。

不过塞尔吉奥先到了那儿。

他不确定他的反应能力是不是自从儿子出生就变强了,但听见任何小孩啼哭都会在一瞬间把他弄起来。他蹲在蒂亚戈前面,温柔地牵着他站起来。“好啦,好啦,小不点儿。没事的,”他柔声说,笑着给男孩擦掉手上的灰。

蒂亚戈注视着他,眼睛里涌出泪水,但作为回报他露出一个微笑。他握住塞尔吉奥的大手,被几个闪闪发光的戒指饰物给迷住了,开始玩弄其中的一个。

塞尔吉奥回过头,发现里奥正站在他身后,拿不定主意。“呃,”塞尔吉奥说,“抱歉,我只是——”在里奥背后,塞尔吉奥看见杰拉德对他竖起大拇指。

里奥挥手打断了他。“没什么,”他说。尽管手指发颤,他伸手接过了他的儿子。“我会哄好他的,”他期待地说,但在塞尔吉奥把男孩交给他时真诚地笑了。这一次是个完整的微笑——包括酒窝以及其余所有。

塞尔吉奥心领神会。

他不由自主地随之咧开嘴笑了。虽然他和里奥也许不是朋友(到目前为止是这样),但自从他们在前门碰面,改变无疑已经发生了。而塞尔吉奥确信他能赢得里奥的友谊。

他捡起蒂亚戈的毯子,递给感激的接受帮助的小男孩。里奥点头致谢,脸上还是那个柔软的笑容。

是的。

这仅仅是时间问题。

 

-----------------------------

 

三月,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在赛场上列队,准备好再次对决。当播音员宣布开场时间到,人群高声呐喊,彩色纸屑飞得到处都是。

塞尔吉奥不能站在原地不动,他和队友开始走过去和巴塞罗那球员握手。他们动作很快,哈维和他简单拥抱了一下,同时约尔迪拍了拍他的肩膀,杰拉德握住他的手。一切都模糊不清。但当他走到里奥面前,塞尔吉奥停住了。他知道他在妨碍后面的人,而且身后的克里斯正咕哝着什么,但他动弹不得。

里奥吃惊的看着他。在越过塞尔吉奥的肩膀和克里斯蒂亚诺的目光会合之前,他的目光先和塞尔吉奥的撞在了一起。然后他又回看塞尔吉奥,笑了笑。并不是他的某种假笑。他犹豫地慢慢接近塞尔吉奥,仿佛拿不准自己的行为。但接着他伸手搂住塞尔吉奥,拥抱了他。

举起自己的手臂抱紧里奥时,塞尔吉奥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知道他的大多数队友正震惊地盯着他们,但他并不在意。

最后里奥松开了,塞尔吉奥也放下手臂。“祝好运,塞尔吉奥,”里奥仍然笑着,轻声说。

塞尔吉奥只是点点头,兴奋过头以至于平复不了情绪,当克里斯在他背上戳了一下,他才终于动了。他绕到前面去加入队伍,可以听见克里斯在他身后小声对里奥说了什么,招来里奥的笑声。

但塞尔吉奥依旧不在意。

因为他是对的。

一旦人们开始了解他,就没有谁会害怕他。


评论(7)
热度(83)

© 汽锅菌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