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前有高山大河,心头有飞鸟唱歌。

【RPS】[CMC]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未授翻)

*译于2015. 03. 02


——————


标题: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作者:AnnieDMC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3566/chapters/7576148

摘要:有时候命运可能相当残忍,尤其当是它让你在你过去几周尽量躲着的人家里过夜时——但尽管看似邪恶,命运是英明的。或许,只是或许,命运的残忍会成就一件好事。

备注:这篇文章来自我亲爱的南美朋友ChileanRach的要求,为了这个绝妙的点子,赞美是她应得的!以及我希望能让所有读到的人乐在其中!

 

正文:

 

第一章:我们为什么在这儿?


梅西心不在焉地从飞机窗口往外看,几乎对扬声器里回荡着飞行员的声音一无所觉。他戴着耳机,却甚至没意识到他的手机是关着的,因此没有音乐可听。他沉浸在思考中,没听见飞行员宣布飞机马上就要着陆。

就在比赛结束后,他和坤有过一段短暂的交谈,尽管后者比起平时稍微少了点儿友善(也许是输球的缘故),他们两个互相打趣,共享了一段很愉快的对话。不过还没等阿圭罗评论说“你看上去有点儿苍白”,梅西就已经清楚有些事不对劲了。在巴塞罗那对阵马拉加的时候,他略感眩晕、疲惫和平常的恶心。他头脑中天旋地转,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快在球场上昏过去了。

他内疚地记起,路易斯·恩里克和几个队友问过他是否能胜任比赛。他为了帮助球队匆忙地回答了一句“当然”,并在他的队长问他是否想被换下时坚持留在场上。

或许,只是或许,他应该休息的。但他爱他的队伍,也爱足球,而想到缺席比赛令他感觉比之前有过的任何不舒服都要糟,因此他把一切疑虑都丢在脑后,就埋藏在他对踢球的渴望之下。可事情并没有像他最初以为的那样发生。结果是对马拉加的比赛他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散步,没怎么触球,也没真正对上防守队员。他可以说,在对阵他最好的朋友的球队时他的表现变好了,比起对马拉加,在和他们的比赛里他踢得好多了。然而比赛刚一结束,他就开始感觉恶心,但他决定把这种感觉推到一边,再一次。

“嘿,里奥。该走了。”一只大手落在他的肩上,吓了他一跳。他抬起睁大的双眼,有些稀里糊涂地望见巴萨三号的蓝眼睛。

“啊,是的……”他环顾四周,发现飞机已经落地,一半队伍已经出去了,而另一半人在下飞机的路上。

他站起来,拿好所有的行李,跟着皮克走下飞机,当他意识到自己不在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突然停下了。

他伸手拽住皮克的袖子。“我们在哪儿?”

中后卫低头看了他一眼,朝前点头,让里奥又开始走。“你说‘我们在哪儿’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巴塞罗那的机场。”十号说道,从他的声音里能清楚地听出一股恼火。为什么没人告诉过他这回事?

“你是认真的吗,伙计?”里奥因为内马尔的声音往右转头,看见年轻的前锋走在他旁边。

“没错,我是认真的。哪儿——”队伍朝大厅出口前进时,他睁大眼睛。当他在有一面墙上看见巨大的白色粗体字母,他的心脏开始跳得飞快。

欢迎来到阿道弗·苏亚雷斯-马德里-巴拉哈斯机场。

“不……”

“里奥,你用心听过吗?”内马尔注意到阿根廷队长轻微的恐慌症状,问道。

“为——为什么我们在这儿?!我们怎——怎么会在这儿降落的?!”

皮克皱起眉头,察觉到里奥的声音听起来有多惊恐。“冷静。无论如何,你这么紧张干嘛?你没听见路易斯·恩里克说,因为一场雷暴显然妨碍了飞机着陆,巴塞罗那的机场被迫关闭吗?”

里奥摇头,徒劳地努力冷静下来。这是真的?在西班牙所有他们可以降落的地方里……马德里?马德里?!

他差点儿撞到丹尼身上,就在巴西人停下来和几个球迷合影的时候。他嘟囔了一句抱歉,边后卫朝他挑了下眉,恰好看见的哈维和苏亚雷斯也给了他一个担心的表情。他无视了他们忧心忡忡的目光,继续走路。

“那么我们要住在哪儿?”里奥小声和皮克说,他左右看看,微笑着挥手,一些球迷兴奋地举起手,尽最大努力获取关注。

“还好,他们刚通知我们不能在巴塞罗那降落的时候,路易斯就给几家旅馆打过电话,设法搞到一些最后时刻的预订,不过他没能找够房间给我们所有人住。”

“那我们怎么办?”里奥又问了一次,屈膝捡起一件球迷扔给他的衬衫,用年轻的德国守门员递给他的马克笔签上名,再扔回给那个不停赞美他的感激的人。

“哦,我们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而他们愿意收留我们。”

“什么朋友?”

“听我说,哈维给伊戈尔打了电话,他不仅乐于迎接我们的队长,还问安德烈斯是否想一起住。丹尼和阿德里亚诺会在马塞洛家过夜,而我找了克里斯。”

“你——你干了什么?”他再次停下脚步,丢给皮克一个“我没法相信你”的表情。

皮克叹了口气。“里奥,别再这么夸张了。无论你信不信,我们在曼联共度了一段好时光。见鬼,他甚至说了你和内伊也可以来!”

“……什么?”

 


第二章:我会弄明白的


里奥坐立不安,和皮克、内马尔一起等候克里斯蒂亚诺出现。他在紧张,更不幸的是他没办法掩饰。路易斯·恩里克已经问了他不下五次他还好吗,而他也回答了五次是的,他没事,只是累了。

但尽管他的确累了,他也并不是没事。他不想见克里斯蒂亚诺,在过去几周里已经故意躲着他了,感谢上天,他们俩效力于不同的俱乐部,还住在不同的城市。他没接他的电话,也完全忽略了他的短信。他知道葡萄牙人在担心他,却无力面对他,不是在这一刻。他明白这么做不对,克里斯蒂亚诺不该被如此对待,但他没有办法。他感到克里斯的担心已经超出了足够的程度,他不需要里奥每次出现什么问题都依赖他,他有自己的问题要处理,而里奥绝不希望成为其中之一,即使这意味着伤害皇马王牌的感情。

他们如何化敌为友着实是件怪事。里奥还记得他一度信以为真,克里斯蒂亚诺不过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者。好吧,也许他是有点儿自我中心,但他的心和他的口气一样大。即使他自命比别人出色,他也永远尊重对手,对每场比赛都全力以赴,无论对手多么“弱小”,他从未看轻任何人。

透过时间,里奥能看清真正的克里斯。那个人抱怨一家餐厅,却给侍者留下一笔可观的小费。那个人没完没了地说他比所谓的“阿根廷天才”更好,却每逢有机会就祝贺他。那个人总是告诉里奥他希望巴萨输球,却在巴萨真的输了时为他抓狂。克里斯蒂亚诺成了他的挚友,他的兄弟,他可以依靠的肩膀,可以诉说的双耳。他不想失去这些,失去他,可此刻全世界他最不想看见的人也是他。

噢,有时候命运可能相当残忍,是吧?

他注意到内马尔朝一辆黑色奥迪车激动地挥手,便笨拙地从身下的长椅上站起来,汽车很快减速,停在他们面前。

驾驶座车门打开了,内马尔和皮克走上前去和克里斯蒂亚诺打招呼,他冲他们笑了笑。

梅西站在原地没动,当马德里七号走近时,他明显变得紧张。“呃……嗨。”

克里斯蒂亚诺翻了个白眼,在走向路易斯·恩里克前含糊地嘀咕了一句简短的问候,对方正等着伊戈尔、马塞洛和罗纳尔多接走他剩下的球员。其他人已经被送往宾馆了。

伊戈尔比克里斯蒂亚诺早到了几分钟,他很快同巴萨的六号和八号聊到一起。

马塞洛还没出现,但阿尔维斯说巴西人是被堵在路上了,他马上就会到。

“嗨,克里斯蒂亚诺。非常感谢你所做的一切。”路易斯对他说,伸出手和葡萄牙人握手。

“是啊,没什么。那么明天我应该什么时候送他们去机场?”

“晚九点,要是你方便的话。我们订不到更早的航班,它们都客满了,而我们的飞机似乎出了技术问题,所以眼下派不上用场。”

葡萄牙队长点头。“好的,我明白了。别担心,我会暂时照顾他们三个的。”

巴萨教练笑了。“再次感谢你为我们做的。那明天见。你一定累了,现在已经很晚了。回去好好休息。”

克里斯蒂亚诺点头,草草道了个别就回到车里。他注意到皮克和内马尔都已经把他们的行李放进后备箱了,但里奥以一种近乎绝望的样子到处看,仍然站在几分钟之前他看见他的地方。

“你在等着你的装备起飞还是别的什么?把你那该死的包放进后备箱。”他厉声说,言辞刻薄。他感到有点自责(虽然只有一点点),当梅西畏缩了一下,立刻照办,把包匆匆放到内马尔和皮克的包旁边。

“你们现在准备走吗?”伊戈尔问道,和他身后的哈维、安德烈斯一起走近。“顺便晚安,克里斯。很高兴见到你。”

克里斯蒂亚诺翻着白眼,朝伊戈尔、哈维和安德烈斯挥了挥手。“晚安,伙计们。是啊,也很高兴见到你,队长。好久不见。”他讽刺地说,毕竟他们上午还在一起训练。

“别杀他们,好吗,克里斯。我就指望你了。”

“见鬼,你觉得我会?!”克里斯抢白道,从他的队长那儿赢来了一声轻笑。“你们不走吗?”

“哦,我们在等马塞洛。只是为了确保丹尼和阿德里亚诺的安全。”哈维解释。“不过你们现在就该走了。你们看上去都累了,尤其是里奥。”他示意他的同胞,某个队友带着低落的神情,每隔几秒就笨拙地换个姿势。

“既然你指出来了,”伊涅斯塔评论道,“他似乎在回程的飞机上就有点儿闷闷不乐。”

“嗯……”克里斯轻轻哼了一声,视线流连在巴萨十号身上。“在罚失点球之后,他肯定是真的累了。”

“克里斯蒂亚诺!”伊戈尔喊道,转身对哈维和安德烈斯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我很抱歉。他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

“没什么,别在意。”哈维叫他放心。“倒是我们该感谢你们。”然后他转向发牢骚的人,“我希望你能招待他们三个。如果有什么事发生的话,别犹豫,马上给我打电话,或者打给伊戈尔。”

“没问题。我猜明天能见到你。”

“是的,晚安。”

克里斯蒂亚诺打开车门,上车,发现副驾驶是皮克而里奥和内马尔安静地坐在后排时,他做了个鬼脸。“别开玩笑,不然我会赶你下车的,杰里。”

皮克大笑起来,在系上安全带以前举起双手,表达和平的信号。“好吧,没问题。不开玩笑。”尽管他知道克里斯蒂亚诺永远不会赶他下车,他当真不想领略葡萄牙人糟糕的一面。

去皇马七号家的车程对里奥来说就像是永恒。他呆在后座,没留意皮克和克里斯蒂亚诺的交谈,只是用发亮的深色大眼睛捕捉这座城市的夜景。马德里很美。

他看了内马尔一眼,内马尔已经打开车窗,给一切他能拍到的东西拍照。年轻的巴西人来过无数次马德里,但还从来没有过机会真正观察这座城市。

他开了一点儿窗子,感觉到阵风舒适而清爽。他的眼皮开始下垂,过了几秒钟,他睡沉了,蜷起身靠着车门。

克里斯蒂亚诺在一处红灯停下车,透过后视镜看见熟睡的阿根廷人,锐利的浅褐色眼睛变得柔软。里奥的神情放松,自从他看见他,还是第一次显得平静。

他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道路上,脑海里一时间只有一个念头。

“我会弄明白你到底怎么了,里奥。”


评论(13)
热度(19)

© 汽锅菌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