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前有高山大河,心头有飞鸟唱歌。

[CR中心]Golden Boy(授翻)

*译于2015. 01. 25(作者sparksfly7写于去年一月)

*授权截图



——————


标题:Golden Boy

作者:sparksfly7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8023


五个在克里斯蒂亚诺赢得金球奖后祝贺他的人。


(一)他的母亲

“我一直都知道你能做到,”克里斯蒂亚诺的母亲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她的手臂紧紧搂住他。她总是能给他最美妙的拥抱,他这样认为,在他孩提时忍住为擦伤的膝盖哭鼻子,在他少年时坦然面对父亲日渐消瘦,在他青年时在陌生的国度思念家人,到如今他仍旧这样想。

他生命中有太多东西改变了:他的家,他的银行账户,他的足球,但这些存在——妈妈的温情,她的支持,她的爱——从未改变,也从未动摇,而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比这一刻更加感激。

“我真为你感到骄傲,克里斯蒂亚诺。”她又一次擦拭眼睛,而他也能感觉到双眼湿漉漉的,却没动手抹去泪水。在这样的场合哭出来没什么好丢人的,这并非软弱。

在这儿,在妈妈的怀抱里,还有迷你搂着他的膝盖,眼泪滑落面颊,而他感到强大,感到温暖,感到幸福。

他感觉自己是个胜利者,而这不仅关乎手里的那座奖杯。


(二)塞尔吉奥

“嘿,恭喜你,哥们儿。”塞尔吉奥把他拽进了一个匆忙而用力的拥抱。“我确信你无比清楚自己值得它,但还是让我再告诉你一次。”他露齿而笑,大方,真诚,并且十足的塞尔吉奥。“你比任何人都值得获奖,你真的够优秀。”

克里斯蒂亚诺微笑。现在他的眼睛干了,但仍有暖流在他胸口流连不去,他不知道它要花多久才会消退。

“谢谢。”他已经说过了太多次这两个字,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少了什么。“谢谢,我——我真的很高兴。”

“你当然高兴啦。有谁会在拿了金球奖之后不高兴呢?”

“现在要是我们再赢得几项团队奖多好,嗯?”

二零一三年终究已经过去了。现在是二零一四年,新的一年,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不管他有多么高兴,多么骄傲,都必须放眼未来。他们都一样。他无限欣喜于能为陈列室添上这一座奖杯,可那里还空着太多地方,那么多留给银杯的位置一次又一次地错过了它们,而他不想再像上个赛季一样,无缘奖杯与欢笑。

“当然,”塞尔吉奥表示赞同,前额皱起,从他眼睛里可以看见同样坚定的决心。“不过晚点儿再考虑这个,现在你要做的就只有庆祝,还有高高兴兴的,好吧?”他笑了,那是个真正的笑容,而不只是咧咧嘴而已;它更柔软,亲切,同时也依旧很典型的塞尔吉奥。

“我会的,”克里斯蒂亚诺真诚坦率地告诉他。“我会。”


(三)伊莲娜

克里斯蒂亚诺觉得他已经给出也接受了太多次握手、拥抱和拍肩,以至于这形成了一套自动化的机械的程序:看着某个人,微笑,在他们向他道贺时说“谢谢”,再准备好握手或是拥抱,取决于人们的下一个动作。

他渐渐开始为隐形眼镜而烦恼,皱起眉头纳闷眼泪是否对它有害。他绝对不想在颁奖晚会上戴眼镜。他揉揉眼睛,使劲眨眼,然后看见有个模糊的身影走近他。

“可怜的家伙,”她取笑他,“你是又哭了吗?”

“是又怎么样?”视野一片清明,伊莲娜的身形轮廓便清晰起来,她的睫毛膏稍稍有一点花了,然而她脸上的光彩根本用不着妆饰点缀。克里斯蒂亚诺笑了。就算几乎四年过去,他还是一看见她就能笑出来。“你手头有一条手帕吗?”

“我不知道,”她回以揶揄。“我也许有一条……在有个地方。你想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它吗?”

当他拥她入怀,这和他之前给别人的无数个拥抱都不一样了,不仅因为她对他而言柔软且熟悉,可以说,温暖也并非限于温度。

“哭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知道吧,”伊莲娜柔声说。而他点点头,尽管克里斯蒂亚诺才是抱住她的那个人,他却觉得好像是她在支撑着他。“我真为你骄傲。”她朝他笑笑,两颊现出酒窝,眼角皱起笑纹。这是个镜头无权捕捉的笑容,但他可以看好多次。

在他每次看见她的笑并深知那完全是为了他、只是为了他的时候,胸中总有什么东西紧紧攥住。

“你是想要我再哭一场,”克里斯蒂亚诺半开玩笑地说。嗓音令人难堪的粗重,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飞快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她又笑了,棱角变得柔软。当她像这样微笑的时候,左边的酒窝总要比右边那只更显眼些。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从来没告诉过她,但他喜欢她这样。他爱极了。

“那么,”伊莲娜说,“我猜从现在起我得随身带一条手帕去参加颁奖典礼喽。”

“也许这是个好主意。”

克里斯蒂亚诺俯身亲吻她,她在半途迎向他,笑着贴上他的嘴唇,就和贝利念出他的名字之后她所做的一模一样。他闭着眼睛,反而比任何时候都清楚地看见她。他认为她很美,不只是说她看上去很美(虽然她是的,她当然是),她也的确很美,他想到拥有她是幸运的。他随后放弃了再想下去,当她一只手盘在他的衣领处,把他拽得近些,再近些,直到他们中间几无罅隙,甚至连空气都没剩下。


(四)梅西

“嗨。”

就在克里斯蒂亚诺打算离开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他的袖子,他转过身,和梅西处于面对面。

“噢,嗨,”克里斯蒂亚诺回答,出于某些原因感到颇有些尴尬。在过去四年里,一直是他在祝贺梅西,他差点不习惯成为被祝贺的一方。不过梅西的浅笑看起来真心实意,这倒让克里斯蒂亚诺自在了不少。

“我只是想说恭喜。”梅西揪着一只袖扣,克里斯蒂亚诺不禁想到,他的西装实在糟透了。他不知道是谁让梅西穿着这玩意儿出门的。(不过再想想内马尔和阿尔维斯的套装……也许源头在巴塞罗那。)“你经历了伟大的一年,我认为你获奖是实至名归。”

“谢谢,”作为回应,克里斯蒂亚诺客气地说。“你能这么说真好。”

梅西耸了耸肩。“不过是说实话而已。”

克里斯蒂亚诺捉摸了片刻。他好奇梅西是否遗憾由于伤病缺席二零一三年底的比赛,是否把前两名之间的差距归咎于此,是否认定他才值得今年的金球奖,又是否坚信他值得他所有的金球奖。

随后他意识到他其实是在用自己的想法揣度梅西。正如塞尔吉奥说的那样,他现在就想要庆祝,而不是乱想一通或者什么他正在干的傻事,于是他停止费力思考,再次望向门口。他几乎看得清楚等在门外的人们,尽管他们离得太远,其实超出了目力所及。他知道他们并非只等着他一起庆祝,而纯粹是在等着他。

“谢谢,”克里斯蒂亚诺又重复道,这回声音放轻了些。他朝门口比划了一下,“我的家人在等我,所以。”

“哦。”梅西眨眼。“对了,已经很晚了吧?我猜已经过了你儿子的就寝时间。”

“不,我平时允许他熬到半夜。”克里斯蒂亚诺冲他笑了一下,梅西也报之以微笑。“你的儿子现在肯定已经睡了有一会儿。”

梅西又耸耸肩。“他还太小,反正还不懂这些。”

“好吧,也许他明年就懂了,”克里斯蒂亚诺随口说。“如你所知,我不会轻易把它让出去的。”

梅西挑起一边眉毛。“我也不会少期待丝毫的。”

克里斯蒂亚诺又笑了。他已经忘了和梅西的交谈也可以很有趣,只要对方从那层安静的外壳里爬出来,释放他的幽默感。克里斯蒂亚诺还没见过几次,但当他碰上了,他相当享受这个。

“回见。”他扬起手代替挥别,然后推开门,冷空气扑面涌进来,他却没察觉到寒意。

在走出去之前,他突然停下来。“对了,里奥?”

“啊?”

克里斯蒂亚诺笑了。“我喜欢你的西装。”

里奥的嘴角抽搐。“我也喜欢你的,”他语气平平地说。而克里斯蒂亚诺回头丢过一句“我会把我的裁缝的电话号码给你!”在踏入夜色以前,他觉得轻松多了,尽管手上的重量没有任何改变。


(五)他的儿子

“爸比,能让我抱着它吗?”迷你不住摇晃他的胳膊,脚尖几乎跳离地面。尽管就在半小时前还打着瞌睡,他现在看上去活跃极了,在飞机的过道间跑来跑去,就像吃多了甜食一样。“拜托?”

“当然没问题,大家伙。”克里斯蒂亚诺了解奖杯对迷你来说太重了,因此他把手覆在他儿子的手上,和他一起拿住它。它是金色的,几乎闪闪发光。

“它真漂亮,”迷你说,对此克里斯蒂亚诺暗自发笑。

“没错。”

“还有——大。”迷你张开手掌,直到张得足够演示他对“巨大”的概念。(幸好克里斯蒂亚诺还拿着它,要不然他也会重蹈塞尔吉奥的覆辙。)

“是啊,它是座漂亮的大奖杯。”

迷你抓住他的胳膊,用棕色的大眼睛看着他。“赢得它让你快活对吗,爸比?”

“是的,我很快活。”

克里斯蒂亚诺把金球放到一边,又把迷你抱上膝盖。他悲伤地想到,几年后迷你就不会再乐意他这样做,他会想要坐在一把属于他自己的椅子上;又是几年过去,他会长的太大,克里斯蒂亚诺的膝盖再也放不下他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和朋友们一块儿跑开。孩子们成长得太快了,他还以为那不过就在昨天,当他的儿子还是毛毯里那个哭闹的小不点,他盯着他看,近乎虔诚的视他为奇迹。

(而他现在也会像过去的许多次那么看着迷你。他仍然把迷你当作上帝给他的礼物,有时甚至觉得自己不值得这么好的礼物,但多数时候他只是为此感激。更确切地说,除了在小家伙往他脸上画洗涤标识或者把食物丢的到处都是的时候。)

“不过你知道是什么让我更加快活吗?”克里斯蒂亚诺问。

“是什么?”

他揉乱了儿子的头发。“是我的小克里斯。是你让爸比成了全世界最快活的家伙。你知道的,对吗?”

再过几年,迷你会为了这种话感到不自在,但眼下他只是咧嘴笑着喊道,“是的!”

“全世界最快活的家伙,”克里斯蒂亚诺重复了一遍,把他的儿子又抱紧了一点,希望他能够留住这一晚,永远把这段记忆留在离他不过一臂远的地方,这样,他就可以在那些更黑、更冷的夜里找回它,像找到一条毛毯把自己裹进去。

“爸比是最好的。”迷你宣布。“爸比应该赢得所有漂亮的大奖杯!”

克里斯蒂亚诺轻轻地笑了。“那将会很棒。可我并不需要世界上所有的奖杯,克里斯。我已经得到了我所需要的一切,就在这架飞机上。”

迷你环顾四周,用了一个孩子能做到的最大程度的专注,然后小脸皱成一团。“可这里没有足球呀。”

有时候克里斯蒂亚诺忘记了孩子们能看见多少东西,又能明白多少,以及他们有多聪明,那与成年人的智慧不同却通常更加高超。不过,他的儿子永远能成功提醒他。

“好吧,再加一只足球,”他认输了。“你可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不是吗?”他轻轻捏了一下迷你的鼻子,而迷你咯咯笑着,点了好几次头。

“我也想要奖杯,”迷你指着那只金球,郑重其事地说。克里斯蒂亚诺已经做好了搬走它的准备,如果迷你又开始四处乱跑并被它绊倒的话。一架飞机可以说是相当危险的地方,让一个孩子跑来跑去,尤其是对于像他儿子这么活泼好动的孩子来说。“我想要赢得好多个奖杯,就像爸比。”

“是嘛?”克里斯蒂亚诺笑了。“你想成为一名像爸爸一样了不起的足球运动员?”

“对,”迷你宣布。“我要做了不起的踢球的人,和爸比一样!”

不管迷你决定做什么,克里斯蒂亚诺都会支持他(好吧,除非他想做一名罪犯,或者一名巴萨球迷,又或者是其他类似的存在),但他必须承认,他还是希望他的儿子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希望他追着克里斯蒂亚诺的足迹。这太贴心了,他的儿子想要成为他这样的人。

“在我眼里,你已经是个胜利小子了,”说着他在迷你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迷你又咯咯地笑起来,够着了克里斯蒂亚诺的脸,打算还给他一个吻,却失去平衡,几乎跌下克里斯蒂亚诺的膝盖。“咳,你瞧,小心点儿,冠军。”

“爸比?”迷你突然小声说,就好像有个秘密要告诉他。

“怎么了,冠军?”

迷你把嘴凑到克里斯蒂亚诺耳边。“你永远是最最好的。”

克里斯蒂亚诺放声大笑,他的儿子真是太可爱了。“哦?最最好的,而不再是比最好还要好的了?”

“是最最最最好的!”迷你宣布。“最最最最好的踢球的人和最最最最好的爸比!”

克里斯蒂亚诺嘴咧得太开,只觉得他的脸都快要笑裂了。“大家都说我宠坏了你。我看是你把我宠坏了才对。”

“‘宠坏’是什么意思?”迷你朝他眨眨眼睛,那双甜甜的大眼睛。

“意思就是我非常爱你,”克里斯蒂亚诺再一次揉乱了他的头发。“而你让我非常快活。非常、非常的快活。”

“最最最快活的?”

“最最最最快活的(happiestestestest),”他肯定了迷你,尽管这不是一个真正的词,但他觉得它完美地道出了他的感受。


评论
热度(11)

© 汽锅菌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