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前有高山大河,心头有飞鸟唱歌。

【RPS】[CMC]His Magic

*写于2014. 10. 24


——————


我发现你了。



第一百二十几分钟,克里斯蒂亚诺的双眼捉到一个从某人指尖钻出来的小小光点儿。他肯定那绝不是什么激光笔,可它顷刻就隐没了,还没飞出一线,就被手指猛地拢在掌心里。这好像扼死一只白鸽,他忍不住想,梅西那时知道自己扼死的是胜利吗?它不属于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却至少曾离一个人近在咫尺。

他忽然很想要和他说话,没想好说什么,甚至觉得假如手边有空白的吼叫信,也许录进去一支走调的摇篮曲也不错啊。他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站在一个魔法之外的世界,不过还好科学也能办到许许多多事,按几个数字就可以把话说个够了。

“你是不是……我知道你也是……我们是一样的……”电话接通以后他花了好几句话才梳理明白,关于他们的秘密,关于某段过去,关于魔法。

是的,克里斯蒂亚诺有个神奇的秘密,差不多就和他的足球天赋一样神奇。他收到过一封雪鸮送来的录取通知书。那是只漂亮的小家伙,蓬松的羽毛抖呀抖,好像从雪堆里掏出来的团子。而他那时还是瘦小的男孩儿,讲话却硬邦邦的,像只骄傲的刺猬。

我拒绝。他说得斩钉截铁,话音里只有笃定。自称魔法学校教授的人是一位穿格子长袍的年长女士,黑卷发高束成髻,方框眼镜后面是双蓝色眼睛,嘴角始终平平,并不显得温柔可亲,然而足够严谨,令人打一开始就相信这不会是个消遣他的玩笑。可那又怎么样呢?魔法世界?那里有球踢吗?他早就选好了他的路,纵然还有一条路也是真的,也从不意味着他就要走上去。

他也有个童年玩伴做了不一样的选择,有时候会写信给他,羽毛笔加蓝灰墨水加羊皮纸的信。猫头鹰爪子上系着的小包裹里偶尔还有偷渡出魔法世界的巧克力蛙、冰耗子、比比多味豆,让他忘不干净下决定的那天。



“你拨电话过来,是为了找我说个故事给你听?”

“你喝酒了?”

“哦,可我本来想的故事开头不是这个,这太没劲了。”

“那你想出了什么带劲的,假装树袋熊挂在街边的珍宝珠广告牌上傻笑?一支有那么大的棒棒糖,抱走它够你吃一个月了。”

听见犹如夏风穿过树叶的笑声,克里斯蒂亚诺仍觉得整件事有一点儿难以置信,不过五分钟他们俩已经开着朋友之间的玩笑了,这可真像魔法。故事才开始他就不再出声,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值得打满分的听众,尽管他离开睡前故事不记得有多少年了,而好孩子也是个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写在一起尤其古怪的形容。



睡前故事不全是骗人的。林中妖精、火龙、独角兽、半人马,害怕鸡鸣的蛇怪,巫师们的城堡,都在一扇门后,你要么推开它,要么永远锁上它。潘帕斯口耳相传的古老规矩这样说,一旦决意在绿茵场上飞翔,就要摘掉另一双翅膀。人尽皆知,魔法和竞技像水和火,后者容不下前者,前者也会杀死后者。尽管里奥小时候也学过一些简单可爱的咒语,而忘记奇妙的魔法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可又有什么会比丢下足球更难呢?

至于那些小孩子们都会神往的彩色童话,那些梦与游戏与欢笑,石头上开一朵赛波花,铜茶壶变成布谷鸟……他那时只想了几秒钟便反问外祖母,可我要一朵花、一首鸟儿的歌做什么?那些童话、梦、游戏、欢笑,足球都可以给我,可它们给不了我足球。并没有复杂的花哨的修辞,然而这就是一个孩子最郑重的回答了。

几年以后他又回绝了一次魔法学校的来客,办法与从前一样直白爽快——笑了笑,把头发抹到耳后,脚尖挑起一颗足球。小东西本来埋没在草丛底下,不高大、闪耀,不怎么起眼,这时候却蓦地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俨然从菜青虫变作花蝴蝶。倘若再多瞧上一会儿,无论上帝还是梅林,恐怕都忍不住脱口而出,他们多像啊。

皮球从脚尖起飞,攀上小腿,跳到膝盖,又落在胸口。他低下头做了个亲吻的动作,不必念什么咒语,嘴角也好像开出一朵花来,而年轻的笑是金色的,仿佛全世界在他眼睛里放光。

“我的魔法就在这里。”

它就是他的魔杖,他的巫师袍,他的飞天扫帚,他的猫头鹰信差,还是他身外的第二百零七根骨,是他幼时甫一碰触即找回的短的半寸身量。他很久以前就知道他离不开它了,同样的,它给了他没人能从脚旁抢走的忠诚。后来再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他越来越好,声名越来越盛,光彩越来越明亮,梦越来越大。



“像个童话——人们都爱听的那种。”

“可你知道现实没这么美好,”里奥低声笑了,“说好的讲故事嘛。”



这天以后,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和里奥内尔•梅西,当下距离传奇最近的两个人,都把一个秘密切成了两半。

——他们都为足球拒绝过一个世界。

他们又聊了些别的,宠物狗,足球游戏,坎比亚舞,夏威夷沙滩,烤到焦糖色的炼乳馅儿,葡萄牙的海鲜拌饭。夜色越来越浅,渐渐好半天没人说话,克里斯蒂亚诺听着慢下来的呼吸声和踢被子的窸窣动静,忽然想起听谁说过梅西在相熟的朋友身边会随意许多,忘掉所有拘束,更像普通人,唔,邻家男孩什么的。他们就好像一下子成了老友,这简直荒唐的想法从丁点儿大的星星之火烧着,很快在他心里燃起一只暖呼呼的炉子。

他突然想到另一个过去听说的蛮有意思的习惯。

“还好你没像劝老朋友们那么劝我,来巴萨吧。”

克里斯蒂亚诺正打算挂断电话,再发条信息说晚安好梦,虽然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却听见听筒里又传来一句“巴塞罗那是个很舒服的城市……”

这声音有一点儿软绵绵的,在尾巴上翘起来,吊着调皮的笑意。克里斯蒂亚诺想象着里奥眨眼睛的样子,也眨了下眼,抢在听见而我们是一支很棒的队伍之前说,“好吧诺坎普国王,我会记得下次当你睡着的时候改口管巴萨叫You-Know-What的,这把密钥太特殊啦,我可揣不住它。”

“你说起阿根廷,我也会醒的。”

“嗯。”


评论
热度(6)

© 汽锅菌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