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前有高山大河,心头有飞鸟唱歌。

一个古怪的脑洞

从一个梦开了古怪的穿越脑洞,不过不想写_(:з)∠)_

 

早晨他们在一个没有足球的世界醒来,拨电话给所有能背出号码的队友,一星期买了十几张机票,来到许多个曾赢过、输过、笑过、哭过、奔跑过、跌倒过甚至只是听过名字的球场,伯纳乌是一座公园,诺坎普是一丛写字楼,糖果盒的西北角上真的开了一家巧克力工厂……他们在陌生世界一路翻找只有他们知道的过去,那么拼命,说不清是想找回足球还是自己,直到相遇时都两手空空。

 

于是他们坐下来聊记忆里的事。克里斯蒂亚诺给里奥讲马德里的足球和丰沙尔的足球,讲用几块石头摆在街上的球门,讲里斯本,讲曼彻斯特,讲狂欢夜丰收女神广场比白昼更明亮的烟花。里奥给他讲巴塞罗那的足球和罗萨里奥的足球,讲孩提时用两只手才能抱起来的奖杯,讲拉玛西亚,讲阿根廷的蓝白旗帜和金色太阳,讲眼泪和梦想。他忽然说我还能等多久呢,一个四年,也许幸运一点再多几个四年?不,他又摇摇头,头发挡着眼睛,轻声问身边的人,我们是不是还能回那个有什么可以等下去的世界。而耳边只有硬邦邦的风声和沉默,没人知道该说什么,里奥也没想要一个回答。

 

不知过了多久,克里斯蒂亚诺忽然开口要他再等一下,匆忙起身跑到附近的百货商店,中间问了好几次路,终于抱着一袋子东西满头大汗的回来,一件件掏出牛皮、剪刀、针线、油漆……他们一起用粗糙的手工做了一颗足球,黑白色块刷得一塌糊涂,它看起来就像太阳底下正在融化的巧克力。他们抱着还没干透的球,走到一片并不算整齐的草地,击掌,热身,拥抱,之后一直踢球到天黑。

评论(4)
热度(6)

© 汽锅菌丸 | Powered by LOFTER